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突然想了一个梗,太太们可以随意使用啊www


柯南在案发现场给“新一”打电话,对面的“新一”可以是阿笠博士,灰原,服部等知道工藤身份的人,但因为零先生一直关注着某柯,心里很吃醋wwwww

于是之后发生一系列的事情wwwww

跪求太太们产粮!!!!

卧槽对不起我还是接受不了赤安,说不上具体原因来,两人在一块的镜头确实很棒,而且不论是在霓虹还是国内都是dc圈高人气bl组,但是如果磕cp的话真的抱歉恕我无能为力,真的磕不来,只是给我的感觉不舒服,仅此而已
关注了很久的太太是零先生粉但是磕赤安,我他妈颓了 ……

这几天重温了名柯有零先生的一些日常和组织部分,其中重点是列车篇和绯色篇,还有一些日常彩蛋(简单来说就是把零先生登场的集数又都重温了一遍w)

其中有一些比较戳我的点w

海外版823(原版770)小孩子在电梯口用英文倒数喊zero时零先生的神态

海外版824(原版771)零先生的回忆里,宫野艾莲娜对年幼的零说的那些话,重点是幼零w

海外版836(原版783)绯色篇结尾-真相,揭晓了零先生的日本公安警察卧底的身份-降谷零,并且在彩蛋和柯南互嘲骗子
但是按理说零先生不知道柯南是新一的假身份为什么会在柯南说 “うそつき”之后说“你可没资格这样说我”,想得到一些你们的看法

海外版891(原版792)ed之后零先生和柯南的对话很有意思w:
零:你喝苏格兰威士忌还是早了点
柯:那可以喝波本吗?
零:那倒是可以
柯:(大概 吐槽+半月眼)那也不行好吗

这里让我站一会透柯w骗子组太可爱ww

海外版922(原版867)通过解决的案件零先生得知当时并不是赤井杀了苏格兰,而是因为苏格兰听到自己(零先生)上楼梯的脚步声后开枪自杀,或许是零先生想要一个发泄的缺口(?)所以开始把怨恨堆积到赤井身上,其实零先生看出来了,苏格兰的开枪姿势,确实是自杀,但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所以开始怨恨厌恶赤井,这里真的很心疼零先生,真的很难过

大概就是这些了,其他的日常包括列车篇绯色篇,说实在的,一直在疯狂截图w

希望结局73亲爹给零先生一个he吧,真的太心疼他

刘海遮住眼睛这边真的苏到炸裂˃̣̣̥᷄⌓˂̣̣̥᷅ ˃̣̣̥᷄⌓˂̣̣̥᷅ ˃̣̣̥᷄⌓˂̣̣̥᷅

有没有太太能p掉平次(很抱歉,平次粉不要太生气)

或者单独画一张这样的零先生,真的苏到炸裂˃̣̣̥᷄⌓˂̣̣̥᷅ ˃̣̣̥᷄⌓˂̣̣̥᷅ ˃̣̣̥᷄⌓˂̣̣̥᷅ ˃̣̣̥᷄⌓˂̣̣̥᷅

幼零可爱炸˃̣̣̥᷄⌓˂̣̣̥᷅ ˃̣̣̥᷄⌓˂̣̣̥᷅ ˃̣̣̥᷄⌓˂̣̣̥᷅ ˃̣̣̥᷄⌓˂̣̣̥᷅

【冷坑求粮】

求太太们多多产粮
太太是冷坑的宝物啊
骗子组太好吃
冷坑粮少的痛
降新降柯透新透柯都可以
波本新波本柯也很带感啊
真的不考虑入坑吗

             ——来自骗子组冷坑的呐喊

小星芒「透新/M22零之执行官联动文/原著向/HE」

檩茶Ricardo:


冰冷的地下室。


少年慢慢的下着楼梯,「嗒、嗒、嗒」的脚步声在这个孤寂的地下室中尤为明显。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身处这个地下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内心隐隐不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环境阴冷,他的脚步也移动得很艰难。


心跳得越来越快,呼吸变得越发的艰难,却不是因为地下室的空气稀薄,而是源于内心那莫名的害怕。


为什么……自己……会害怕?


少年不知道,他在心里问了一万遍为什么,却都没有答案,脑子也似乎因为什么而像一团浆糊一样,却在意识到了什么以后,脚步顿了一下。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少年连忙顺着血腥的味道跑了过去,呼吸很困难,真的很困难,只是跑了几步,少年就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要转过一个拐角。


少年愣了一下,看着那个拐弯处,他却忽然间不敢踏足过去,浑身也在发颤,额头也在冒着汗,呼吸越发的沉重和急促——似乎潜意识都在告诉自己,究竟出了什么事。


艰难地步伐,终于迈出了的步伐,却在转身,看向前方的那一刻,瞳孔皱缩。


「……零君!零君!」


倒在地上的是……伤口还在渗着血的安室透。


少年连忙跑过去,步伐太急切差点儿让他摔倒,他想知道安室透还有没有意识,却不敢太过用力的摇着安室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在少年不敢置信的焦急的眼神下,安室透咳嗽了几下,却又咳出了血,睁开自己的眼眸,映入的是少年惊慌失措的模样,笑了一下,伸出手,似乎是想摸摸少年的头,却在半途中放下。


他想起……自己的手上沾上了自己的血,会把少年的头弄脏的。


「零君!零君!」少年企图起身寻找着自己可找得到的紧急救助物品,却在下一刻,被安室透阻止了:「来不及了……我已经失血超过三分之一了……咳咳……」


「不,不是这样的!零君你坚持住……坚持住啊!」很令人惊讶的事,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他都没流过泪,就在看到安室透生命垂危的那一刻,泪水却湿了眼眶,流了下来。


安室透居然是笑了出声。


「新一君……」


少年愣了一下,泪水也划过了脸庞,他看着安室透缓缓合上的双眼,仿佛即将定格的笑容。


「能在死前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不!!!!!!!!”柯南睁开了眼,跳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在波洛咖啡馆。


再一感知,柯南却发现自己居然浑身都是汗水,额头上更不用说了,而腿还在打着哆嗦。


喝下午茶的客人也被柯南的大喊给吓到了,虽然客人并不多,柯南连忙笑着道了歉,却在下一刻,看到安室透跑了过来,有些急切的问:“柯南君,你怎么了?刚刚……”


“我……”柯南看到了安室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是略略放心,刚想告诉安室透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可是……


“安室先生,我要的咖啡……”有个女顾客看见安室透出来了,连忙问。


“哦,好的,你等一下。”安室透对着那个女顾客笑了一下,转过身去看着柯南,柯南却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就是……做了个梦,安室先生你去忙吧。”


安室透还是有些不放心柯南,微微蹲下来让自己跟坐在椅子上的柯南平视,问:“真的没有什么吗?你额头上满是汗水。难道是个噩梦吗?”


柯南看着安室透,安室透看着柯南,柯南的蓝色眼眸中映入了安室透的疑惑和些微的着急,柯南笑了下,用手招呼着让安室透靠近些,然后脸微微红了红,在安室透额头上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然后说:“我没事的啦,安室先生先去工作吧。”


安室透没想到柯南居然会主动的吻自己,脸也红了红,但是看着柯南笑着的脸红的模样,心情大好,点了点头,然后说:“那柯南君要来点儿什么呢?”


“嗯……”柯南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我来一份柠檬派。”


“好,柯南君稍等一下。”安室透走之前居然是也吻了柯南额头一下,还对柯南眨了眨眼睛。


嘶——柯南感觉自己的头上正在冒烟,可是却在下一刻想起了那个可怕的梦以后,所有的欣喜都被吹散了,他低垂着头,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难道说……这个梦暗示着什么吗?


柯南低着头,想着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了,很快的,今年快要过去了,而新的一年就要来了……


这些事情听起来不是很美好吗,怎么会做这种那么不吉利的梦?


柯南不知道,但是心里还是有个角落在隐隐作痛。


而安室透并没有真的没把柯南做梦的事情没有放在心上,他回头看了柯南一眼,却在发现柯南垂着头一脸难过的时候愣了愣。


为什么……为什么柯南君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那种堪称痛苦的表情是安室透之前完完全全没有看过的,那种沮丧颓废的感觉是安室透之前完完全全没有从柯南身上感觉过的,无论是自信、开心他都见过,唯独就是没见过柯南那么害怕的表情。


他究竟……梦到了什么?


是什么能够让他那么害怕,那么痛苦?


安室透决心,把柯南君的柠檬派做完就陪他聊一下,让小梓顶班,自己这一天的工资就不要了。


端着客人点的咖啡和柯南的柠檬派以后,安室透跟小梓交代了下,然后径直端着咖啡到客人那里,把咖啡给客人以后,拿着柠檬派来到了柯南面前。


柯南似乎对安室透的速度之快感到十分的惊讶,抬起头来。


安室透也看到了柯南眼中的讶异,却没有什么解释的意思,把柠檬派递给柯南,柯南也不客气,直接开始吃了起来。


安室透看着柯南吃着柠檬派,眼神中与和组织对抗或者执行任务的那种严肃认真都化为了温柔,他喜欢看着柯南在那边吃自己做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哪怕柯南的注意力完全在吃什么也丝毫不会影响他欣赏柯南吃东西的心情。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要想留住一个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而安室透很显然并不担心这些,他也知道这句话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他现在做的,无非就是让柯南尽可能的感受到温暖,然后……


让他靠近自己一些,再靠近一些,把这个小小的男孩据为己有。


柯南似乎也不在意被安室透盯着看,仍然是吃着柠檬派,经历过刚才的那个梦以后,现在的他更珍惜和安室先生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但是……他不善于表达。


分外尴尬。


而在柯南吃完柠檬派以后,嘴边残留着柠檬派也是没能逃过安室透的眼睛,一张纸巾慢慢地擦着柯南的嘴,让柯南更脸红的事,他还用头顶着自己的额头一下才离开。


柯南好想提醒一下安室透这里是咖啡馆,算是公共区域,但是安室透却忽然间问:“你早上做了什么梦?”


一句话噎住了柯南。


柯南脸红的余韵尚存,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微微皱着眉头让安室透有些看不懂。


“没什么……”柯南摇了摇头,然后起身,说:“安室先生你继续工作吧。”


“我想带你去玩,可以吗。”安室透居然是把柯南抱了起来,说。


“可是安室先生的工作……”柯南下意识想要挣扎,却发现抱住他的是安室透,索性就任由安室透抱着了。


“没事,我今天请假。”安室透说完以后,摸了摸柯南的头,从柯南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丝恬适以后,说:“怎么样,柯南君?”


柯南点了点头。


“好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安室透听完柯南忐忑的诉说着那个噩梦,点了点头,微笑着。


“……你还笑得出来?”柯南惊讶的看着微笑着的安室透,安室透却笑着说:“柯南君那么担心我,我难道不该感到高兴吗?而且……”看着柯南有些无奈的脸庞,安室透说:“这样我不就可以有所准备了吗,地下室什么的我记住了。”


“可……可是……”柯南看着安室透根本没多放在心上的模样,还是有些担心。


“你不相信我?”安室透停了下来,看着柯南。


“没有……我只是担心……”柯南低下头,却又想到那个梦里面,安室透躺在血泊里,笑着对自己说:“能在死之前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呢,害怕我被人谋害倒在血泊里。”安室透居然是随意的用双手抱着后脑勺,看着天空。


“我没有!我只是真的太……”柯南说着说着,脸就红了。


“太什么?”安室透似乎知道柯南想说些什么,因为很显然,柯南似乎是想接“担心你”之类的话,却在下一刻,看到了柯南认真的眼神。


“我这几天住在安室先生那里吧。”柯南一说完,安室透和柯南都愣了一下。


柯南愣住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提出的请求太过于鲁莽了,完完全全不知道安室先生是否方便的情况下住到他家……而且小兰那里也还没交代好。


安室透愣住的原因是因为柯南居然会为了他的安全跟他住在一起,说:“可是你不是要上下课吗?毛利小姐那里也没有说吧……”


柯南点了点头,而安室透蹲下来,刮了下柯南的鼻子,笑着说。


“这可不像你哦,柯南君。”


柯南微微愣神,想来也是,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帮助安室透的他有点儿沮丧,这个身体……这个小小的身体……


唉。


“可是……!”柯南还想说些什么,安室透接着走,说:“你就放心吧,我都能在组织里面潜伏那么久,他们想杀我不付出点儿什么也做不到啊,而且……”


周围的树叶慢慢地落下,安室透回过头来,说:“我还有要守护的人,才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


忽然间刮来了一阵风,落叶随着风的脚步飞扬盘旋,而风也惊动了树上和地平线上的鸟,鸟拍打着翅膀向上飞,安室透看着柯南,嘴角微翘,眼中映出了柯南的影子。


柯南别扭的扭过了头,看向一旁的地上,却发现地上的落叶也随着气旋的指引交缠着,又慢慢地扭了回去,却发现安室透还是在那里看着自己,脸红的余韵越发加深,慢慢伸出一只手,然后说:“我们走吧,柯南君。”


“嗯!”柯南把手搭在了安室透的手上,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在落英缤纷的小路上,道路上的那两个人慢慢地走远,变成了两个小点。




等他们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而安室透带着柯南来的时候,正是繁星璀璨的时候。


柯南知道安室透肯定跟小兰他们说过了,所以才会放心的带自己来这里,而看着山脚下的那个帐篷就知道安室透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而他们现在,站在帐篷前十几米的地方,帐篷旁边的几米处还点着篝火,秋高气爽的日子却在晚上显得有点儿冷。


还好安室透准备了相对而言厚的大衣,拿了一件,亲自给柯南穿上,另外一件给自己穿上。


柯南一开始还有些困惑,为什么安室先生会把自己带来这里来,夜晚的话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为什么安室透还会选择带自己过来。


直到看到这满空繁星,听到蟋蟀的声音,感受着风的抚摸,柯南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知道,柯南君有许多秘密,但是我相信柯南君,因为我知道柯南君会告诉我。”安室透看着星空,说。


柯南知道安室透指的是什么,但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说:“其实我也很信任安室先生,每次都觉得……安室先生总能让我感到安心。”


安室透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然后看着星星,牵着柯南的手却一直没有放开过,说:“所以也请柯南相信我,不要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我说过我还有我要守护的人。”


听到这忽然间一长串的类似告白的句子,柯南感觉到自己的脸变得有点儿烫,而安室透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说:“柯南君脸红了。”


“哪……哪有!”柯南心想安室先生怎么知道的,安室透却说:“你心虚了,黑灯瞎火的,我又看不见。”


好吧……柯南挫败。


又看了一会儿,就在两个人的氛围显得很尴尬的时候,安室透问柯南:“那柯南君想知道我的事情吗?”


“想,可是我知道安室先生不会很快就告诉我的。”柯南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是啊,那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一个晚上可说不完,”安室透不可置否的抱着柯南走向了火篝边,说,“不过我们以后的日子很长,可以慢慢说。”


“嗯,我也会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安室先生的!”柯南话音刚落,一颗绿色的流星划过天际,让安室透和柯南都惊呆了,事实上,那颗绿色的流星旁边还紧紧跟随着蓝色的流星,绿色和蓝色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弧线。


“你不觉得那个很像我们吗?”安室透在柯南看呆的时候,却忽然间把柯南抱了起来,然后举起,说:“这样看看得更清楚。”


“嗯?怎么说?”柯南也不客气,看着那两颗流星,说。


“如果我是那颗绿色的流星,那么柯南君就是那个蓝色的流星,而且他们两个还挨靠得很近。”安室透看着流星,说。


柯南的脸似乎红得停不下来了,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周围环境,嗯,他们也的确是靠得很近,安室先生抱着自己看流星,无疑是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种流星很罕见,我们许个愿吧,安室先生?”被举起的柯南看着流星,说。


“我已经许过愿了,虽然我不相信命运。”安室透淡淡的笑了笑,真可惜柯南看不到。


“看来我们想得一样啊,安室先生,我刚刚也许了愿。”柯南说完以后,安室透却说:“我许的愿是,我希望能够跟我要守护的惟一一个人在一起,想要跟柯南君一起走过未来的每一步。”


说完以后,满意的捕捉到了柯南转过身去的动作,柯南说:“安室先生要不要这么肉麻……”


“本来就是真心话。”安室透笑了笑,说:“到你了,你许的愿望是什么。”


似乎是害怕柯南不敢说,安室透说:“虽然我不疑神疑鬼,但是如果柯南君认为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那你不说也可以。”


柯南翻了翻白眼,说:“我看起来像是那样的人吗?我啊,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和安室先生在一起。”


两颗流星似乎是直线落地的,却又在空中留下了长长的弧线,柯南说完以后就惊呆了,以至于被安室透揽入怀中都丝毫不知。


“那么,新的一年很快就要来了,我们彼此都要加油啊。”安室透抱着柯南看着那两颗流星,说,公主抱却丝毫没让柯南感觉有什么,因为他对公主抱这个概念一无所知。


“嗯!一起加油!呃……为了消灭黑衣组织而努力!”说完以后,柯南似乎觉得有点儿尴尬,却又觉得安室透的怀抱很温暖,索性往安室透的怀里更靠近了一点儿。




Fin.

那些年那些外表与心理不一的儿童

萧萧几叶风兼雨:

第二章
在医院经历了一番鸡飞狗跳后,安室透在伤好的差不多时光荣地被医生“请”出了医院,当自己走出医院大门时,主治医生在后面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现在的小孩精力都这么旺盛吗?”
医生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江户川柯南将安室透领到了毛利侦探事务所,毛利大叔出去调查婚外情,毛利兰则和园子出去逛街了,毛利侦探事务所里一片寂静。
江户川:“……”
安室:“……”
沉默持续了一会,安室透最先打破了沉默“你对Sherry的事是知情的吧。”“Sherry?你说的是酒吧。”江户川柯南歪着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不知道你是装傻还是怎么样”安室透放严肃了语气“但是你绝对对组织有所接触,而且不仅是从FBI。我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被发现了组织卧底的身份……”他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停顿了一下“你对APTX4869这种药知情吧,不然你怎么会在看到我第一眼就把我认了出来而不是当成一个和自己同龄的小孩子。也许……你也是这种药的受害者。”江户川柯南无奈的把双臂环住头“真是的,我真的服了你了……早知道就不救你了。”“你这是默认了?”
真是有趣啊……这个家伙的看来并不简单呢……看来自己可以忙碌一段时间了。
TBC
嗯……第二更……写的有点渣qwq求轻喷
灵感君可能会死qwq欢迎和我讨论剧情……umm……私聊或者加Q都可以哟www
至于QQ号……嗯……你猜😝

那些年那些外表与心理不一的儿童

萧萧几叶风兼雨:

序章
身上染满鲜红的血液,身体仿佛虚空一般想要沉沉睡去。漆黑的房间响彻着鞭子抽在肉体上的声音。
Gin将手上的鞭子随便一甩,顺手点了一根烟,冷冷的声音顿时回荡在小到只有十平方米的小屋:“放弃无谓的挣扎吧,说出你的同伴是谁。”安室透已经两天没有喝水了,喉咙几乎发不出声音“休……想”仅仅只是说出几个字,喉咙就仿佛撕裂开来般剧痛。Gin发出一身冷哼,将烟使劲摔在地上用黑色的皮鞋将其熄灭。Vodka拿出一盒红白相间的药“这是APTX4869,Sherry的得意之作,这可不仅仅是让你死去,还会让你感觉痛不欲生的快感。”他粗暴地将药塞进安室透的嘴里,将他一把甩到附近的公园。
骨头仿佛要融化了
江户川柯南抱着一个足球,不情愿地跟前面三个兴高采烈的小孩。早知道自己应该和灰原一样说自己不舒服不过来了。每次陪他们到公园总会遇到些案/子还要给他们的调皮收拾烂摊子。“柯南你在发什么呆?快点帮我们捡球啊!”“真是群麻烦的小鬼……”江户川柯南露出自己的经典表情半月眼,突然脚边好像有什么东西绊了自己一下,低头望去……
“安室先生?!”
TBC
窝知道窝懒癌又犯了qwq这么多先凑合着看吧qwq窝窝窝有时间就更

那些年那些外表与心理不一的儿童

萧萧几叶风兼雨:

第一章
安室透疲倦地睁开双眼,眼前是洁白的天花板。身体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艰难地抬起自己的双手,手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
自己是得救了?等等……我的手怎么变得这么小?!
随着“吱呀”一声,病房门应声而开。江户川柯南端着一碗白米粥走进病房。
“张嘴……”“哈?”口里措不及防地被塞进一口白米粥,安室透不适应地咳了几下“你这样对病人是不道德的!”柯南摆出经典的半月眼“你还得感谢我把你抬到医院,不然你早就死在那公园里了,安·室·先·生”
安室透不禁打了个冷颤,今天还真冷啊……
折腾了一番,柯南终于走出了病房。安室透无奈地望着柯南送给自己的一坨【?】不明物体,这真的是便当?
眼睛不经意瞟到病房里摆的镜子,一个小正太清晰地映现在病房的镜子上。
我变成小孩了?!安室透惊讶地眨巴几下眼睛,但毕竟是经历过许多的组织卧底,很快便平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如何不让组织发现。
思想突然一滞,既然自己能够变小,那么Sherry应该也和自己一样了。
灰原哀……Sherry……真是有趣啊……
江户川柯南一推开病房门,就看见一个黑皮小正太在对着镜子傻笑。
……我不认识这个一脸蠢像的家伙
TBC
目测今天双更……感谢学校的作业没到www
至于第二更什么时候就看我心情了www

【绯色组】会走丢的大人

飒影&顾枫痕:

温泉之旅
  “安室哥哥!赤井先生!我去买点东西。”小孩裹着毛巾跑向远处的。
  安室透笑眯眯的打算跟上去:“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啦,我很快回来的。”小孩扒在柜台上面看,看到了不错的东西:“姐姐!能帮我拿一下水吗?要三瓶。”
  “好。一瓶500日元。小弟弟,手环滴一下就行了,钱出去再付。”
  “好。谢谢姐姐。”柯南抱着三瓶水往原本的浴池走。
  躺在上面泡着的赤井先生和安室透不见了。
  “他们去哪了……”柯南四处找也没找到,还以为他们是走到旁边的池子里泡了,只能往便利店处走:“没带手机进来…有点麻烦啊。”
  “请注意。请注意。安室透先生,赤井秀一先生,请注意。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1号便利店管理处等你们,请不要乱走。”
  小孩坐在椅子上喝着被服务员端上来的热乎乎的姜茶,半月眼的等着两个乱走的大人。
  柯南表示:跟着两个人出来还真的是好辛苦啊……

【超短打】睡前故事

老中医继承者包工頭蛙:



CP:透新


@柠檬歪歪 @行之途 @萧萧几叶风兼雨 


其实这个才是稍微正经一点的骰子产物🙂



小兰抽中了一张塞班岛三人游的免费旅行,想着趁这个机会让爸爸妈妈和好,就说三人一起去好了,英里一开始其实是不想去的,但也不想看到女儿失望的表情,只能答应了下来。


小兰本想带着柯南一起,旅行社看柯南还是小朋友就说多出来的一个人出半价就行了,但是多加一个人就算是搬家也需要出很多钱,小五郎自然是不愿意,所以就只能把柯南留在事务所里了。柯南一个人看管事务所是不太可能的,小兰临走前想着让谁来照顾比较好呢?


本来想送去博士那里的,结果博士跟着小哀一起去参加一个颁奖典礼了,毕竟难得一个东西可以得奖应该以下赶不回来吧。


也考虑过了冲矢先生,可是他最近好像在写毕业论文,应该没空照顾小孩子吧,而且据说他做饭有时做不熟,柯南去他那里会不会食物中毒还不知道……


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就近跟波洛咖啡厅的大厨兼自己爸爸的弟子安室透打个招呼,让他帮忙照顾柯南,反正他和柯南关系也不错,也常给柯南送柠檬派和冰咖啡,做的三明治也好吃,不用担心柯南会饿肚子。


安室透晚上是住在波洛里的,波洛打烊之后他正打算进里屋收拾一下自己然后睡觉,这时他听到有人在敲门,就看到小兰在门口敲门,好像还挺急的。


“这大晚上的敲门该不会是柯南又出什么情况了吧?”安室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去开门,还没开口问情况小兰就霹雳啪吧说了一串,安室话最短的时间理解了小兰话里的意思,就是说他们马上要出门麻烦自己照顾柯南。


“照顾柯南?”

“是的,真的是麻烦你了,我们今晚十点的飞机,柯南一个人在家里不安全,不是很放心。”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听说要照顾柯南,安室透心里的小人瞬间跳起了舞,这可是和柯南君拉近距离的大好机会啊!赶紧给梓小姐打个电话说这几天不住店里了就往楼上的事务所跑去,当他进屋的时候柯南已经坐在被子里看书了。


“柯南君,小兰小姐让我过来照顾你,要是有事情的话要跟我说哦。”

“那安室哥哥能给我讲睡前故事吗?”

“好啊我想想讲什么……有一只青蛙被施了魔法变成了一个包工头……”

“安室哥哥……这啥?”

“柯南君不喜欢童话故事吗?”


“这是童话故事吗?”我怎么觉得像是大人用来吓唬小孩睡觉的恐怖故事,说什么要是不早点睡就就像这只青蛙一样变成包工头,天天充当苦劳力,玩骰子还从来没赢过……


“诶,我还以为你们小朋友都喜欢这种的……”

“昴哥哥都是给我讲历史故事的!”

“历史故事啊……诶不对啊,他怎么给你讲睡前故事啊?!”

“之前跟昴哥哥出去玩的时候下雪车坏在路上了,我们就在车里过了一夜。”

“……总觉得很不爽。”

“嗯?”


“啊没什么,我想想历史故事讲什么比较好……”完了完了一见到柯南君我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讲什么啊,历史故事是什么啊……


“安室哥哥?”

“那个,历史故事嘛……从前……有一只……江户时代的……青蛙……”

“……我还是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