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一碗腊八粥引发的事件》【透新/名柯同人】

maraschino-樱桃:

不知不觉居然到腊八节了,因为晚上才反应过来,写文匆忙,樱桃来不及修改了,躺尸,各位客官凑合吃吧(●—●)


1.


这个腊八节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暗色的厚重云层底下灰蒙蒙一片,细如牛毛的丝线斜斜织出一张透明的密集巨网,笼罩着这个名为东京的地方。


冬日,天空比往常都要暗地早,路灯已经亮起了昏色的柔和光线,映地出周围那香樟树的金碧模样,就好像被奥西里斯渡上了一层金,还带着雨水的光泽。


地上是枯黄的梧桐叶,每到这种季节,它都像脱发一样“嗦嗦”的往下掉,浸染在街道的水潭之中,走上去还有“嘎吱嘎吱”的声响,也算是一特别情趣。


工藤新一撑着一把黑色的单人伞,抱着一叠才赶工好一半的犯罪分析报告,他刚刚从警视厅出来,这是他进这里工工作的第七百五十四天了。


在他毕业的时候,那个笑面虎一样的家伙不等自己给赤井先生写信表示祝贺就迫不及待地以每天都有一份柠檬派的福利将自己挖入国安局的行列。


然后年少无知的自己也就这样被拐骗了。


工藤新一忿忿地想着。


如果知道加入国安局每隔三差五都要写一篇五千字的犯罪分析报告,无论多好的待遇他都不会来这个折磨人的地方。


不是因为这个报告怎样难写,而是因为这大大减少了自己的破案时间。


哼。


工藤新一在心底默默哼了一声,抱着纸张的手紧了紧。


街道旁的店铺都已早早关闭,只有一两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窗户还闪耀着光亮,不过收银台那里也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店里也是寂静的,没有人购买物品的痕迹。


啊啊……看样子都已经回家喝腊八粥了呢……


感觉到肩膀上方有许些湿凉意,侧头一看,原本碧蓝的西装已经湿了一大块,已是深蓝一片。


湿了啊……明明自己今天早晨特地穿了很厚的衣服。


这么想着,把雨伞稍微向那个方向侧了一些。


碧蓝的眸子就像希腊爱情海畔清澈湛蓝,这种干净到不可思议,又似乎可以包容一切的让人心醉的神秘色彩。


同时又让人感觉到其中的黯色。


……


不行。


回头他一定要辞掉在国安局的工作!一定要去赤井先生那里工作!


他那里的案子一定比国安局的还要多!


而且FBI可比国安局高端大气上档次啊!这档次也不是几个的问题!


……


主要是去FBI就可以随意欺那个笑面虎了!!!!!


这才是重点!!!!!!


……


…………


………………


在此之前他还是回家填个肚子。


要知道人是铁,饭是刚,一顿不吃饿得慌。


不吃饱哪有力气去反抗。


摸了摸已经“咕噜咕噜”作响的肚子,工藤新一认真的点了点头。


虽然这是一个谬论,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谬论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带着这个想法,刚刚心头的阴霾也莫名随之散去,反之有一种莫名的欢快。


2.


门口那块“工藤宅”的牌子经过十多年的日晒雨淋,已经泛白,时光匆匆,磨去了很多东西,但不变的,还有很多。


回到了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工藤新一也有种莫名的触动。


开门就是望见庭院中的那株香樟树,淅淅沥沥的雨滴砸在叶片上,无数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小小的庭院。


这棵树原本在自己记忆中也不过是小小的一株树苗,曾经自己还围着这颗小树苗当做圣诞树挂各种小东西,父母就这样坐在庭院里喝着下午茶,含笑着看着摸了摸自己的头。


阳光就这样铺洒在茵茵绿草上,暖风拂过这片小天地,使这一切温暖起来。


这些就好像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


因为这一切记忆是这样的清晰。


看,现在那香樟叶上还泛着暖色,就和那时……


等等,泛着暖色?


工藤新一心中下意识一紧,他们家周围没有这种颜色的路灯啊。


像是被牵引着,视线落在了光源的发源地。


是厨房的小窗口里。


父母还在国外,不可能回来,那现在屋里的,是谁?


倒映在暗色草地上模糊的闪现过一个黑色的人影。


是个短发的人,他正在……在厨房里干什么?


这年头小偷都滚去厨房偷东西了?他是不是应该友情提醒一下他家冰箱里还寄放着某科学女怪人泡着内脏的福尔马林罐子。


窗口升出徐徐白雾,飘散至空气中,很快就被雨丝所切碎。


收起伞,蹑手蹑脚地靠近窗口,在不清楚敌人实力的时候,观察是绝佳的良策。


紧张使心跳跳动速度加剧,交感神经兴奋性增强,激起了这个侦探心底对抓捕犯人的欲望。


明知道这是一极度危险的事情,但还是想去参与。


太刺激了!不是吗?


半伏在墙上,观察着地上的黑影,他好像在厨房很认真地再做什么东西,时不时传来锅瓢相撞的声音。


工藤新一不经有些汗颜,感情在橱柜里翻东西?可惜他智商还没高到把重要是东西藏在厨房里,要藏就要藏在进门的地板下啊。


小时候特别迷恋谍战片,自己就瞒着父母私自改装了门口的地板,只要是什么宝贵的东西就塞在里面,要拿的时候只需要用一小铁片轻轻翘一下就可以了。


当然,这包括他与安室透的那份协议书,当初协议上写清楚了自己只要工作满八百天就可以跳槽。


这份协议他当然要好好收藏,要知道国安局里能模仿笔记的人可是数不胜数,安室透就是其中一个,所以他当初还是保险地保留了一份备案。以防不测。


想想看自己当初那时候还是挺机智的嘛!给自己点三十二个赞!


突然,那人影突然离开,脚步匆匆,好像要去干什么,工藤新一趁这个机会将头向厨房里探了探。


电饭煲还冒着点热气,水槽里是只洗了一半的锅碗……这不是昨天吃牛排之后来不及洗的锅碗吗?看着在水槽旁洗的发亮的碗碟和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泡着内脏的福尔马林罐子……真贴心,要知道他早就对冰箱里这玩意嫌弃极了,味道太重。所以感情这个小偷是来帮自己干家务的?……这是被田螺姑娘突然附体了么?


还没等准确的逻辑在脑中形成,颈后的衣领就这样别人大力地向后拽。


3.


“咳!咳咳!”


工藤新一痛苦地咳嗽了几声,那力道太大,呼吸都有些困难,凭着自己的求生欲只能地下意识地想扯回自己的衣领。


玩大发了。


工藤新一脑中目前只有这三个大字。
感情刚刚匆匆忙忙出去就是来抓自己的。


那力道并没有因为少年的挣扎而松懈,而是变本加厉地向后扯,工藤新一有些绝望地时候,突然一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


“在雨中淋了这么久都不知道进来吗。”


诶……这声音是……


工藤新一绝对不会记错,这个将自己挖进国安局这个巨坑的笑面虎。


安室透。


想想也是,能把那种东西明目张胆地放在厨房的显眼位置,不是心理变态就是经过训练过的人,自己目前身边除了他,还是有谁会这么恶趣味。


在工藤新一出神之际,那力道已经松开,像是得到水的鱼,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颊因为缺氧变得通红,等到工藤新一感觉呼吸地差不多的时候,回头盯着那个造事者。


“安室先生,我不知道你还有我家钥匙。”


那个人正是安室透,他那淡金发丝因为刚刚出去拉自己进来还泛着湿意,底下的表情却是不削:“就这种锁我一秒钟就可以开三把。”


工藤新一:“……”这是赤井先生特地让人在美国设计的锁,然后又特地派人到他家装的。


“不得不说美国锁也不怎么样。”淡金发男子这么说着。


工藤新一:“……”赤井先生,你应该让美国工匠反思一下了。


“不过相比起这个。”安室透扫了一眼已经近乎浑身湿透的少年,“你是不是应该先去洗个热水澡。”


工藤新一低头,确实因为刚刚怕撑着伞被所谓的小偷所察觉,所以目前自己全身已经湿答答的了。


“知道了。”


工藤新一也没多想,也就上楼,反正自己本来就打算洗个热水澡的。


从衣柜里随便拉了一件厚实的衣服就是向浴室走去,转开开关,花洒就立即喷洒出热水,原本因为雨水僵硬的肌肉开始舒展。


果然淋雨后泡个热水澡特别舒服啊。
工藤新一在心底这样感叹一句。


窄小的浴室很快就被湿热的水气所充实,简单用浴巾试擦了一下,穿上厚实的睡袍,恩……真暖和。之后就差填饱肚子的问题了。


工藤新一可没忘记这重要的一点。


他前几天刚刚去超市转了一圈,没想到一款自己挺喜欢的泡面牌子居然有新口味了,于是他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一袋。冬天特别适合吃泡面啊!


里面再扔几片青菜叶子,打个鸡蛋,啧啧!那就是人间极品!


想想就流口水啊!


抱着这个美好的想法,工藤新一就欢快地下楼了。


但你们要知道。


理想是饱满的。


现实是骨干的。


刚刚下楼就看见他家的泡面君就这样被随意地拆开扔进了垃圾箱里。


工藤新一:“……”


他家的泡面君啊!他怎么了!


但这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哪位做的了。


“安室先生!你有什么权利动我的东西!我还是活在法律的保护之下的!”工藤新一明显很气愤。


名为“安室先生”的那人正在参观着他家的暑假,忍不住咂咂嘴,有些感叹:“没想到你家居然有这么多的推理小说。”


工藤新一冷笑了一下:“不要试着拐跑话题。”


安室透见没有拐跑话题,也就耸了耸肩,一副我没做错的样子:“垃圾食品少吃点。”


工藤新一:“我喜欢。”


安室透:“晚上吃泡面对消化不好。”


工藤新一:“无所谓。”


安室透:“喝粥去。”


工藤新一:“……粥?”


少年疑惑地歪了歪头,余光扫到了餐桌上。


那是一份……腊八粥。


“所以安室先生你把我的泡面扔了就是为了让我喝腊八粥?”工藤新一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就因为这理由?”


“如果你不想饿着的话。”安室透挑了挑眉,意思很明显,你家里的泡面就是我扔的,所以如果不想再冒着雨出门买吃的话就乖乖喝粥。


所谓的心机啊……


然而我们的工藤君怎么可能会被这种事情所折服……


“呜哇!超好喝!”


工藤新一在喝了一口碗里的腊八粥时眼睛就“噌”地一下亮了,真的是超级好喝的!这是他记忆中最好喝的腊八粥了!甜而不腻,入口即化。


“再来一碗!”


一分钟后就亮着一张空碗递给安室透,湛蓝的眸子还在那泛着金光。


所以工藤新一你的骨气呢……


安室透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接过自己递过去的碗,再去厨房里盛了一碗。


工藤新一心底总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4.


直到早晨,工藤新一突然惊醒在床上,大脑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情景,要怎么诡异就怎么诡异。


突然脑中闪现过一个可怕的想法,脸白了又青,青了又黑,顾不得穿上鞋子就是向楼下飞奔,用随身的刀片撬开门口的那地板。


果然,那里那份协议书已经消失不见。


“安室透!你好样的!”


到最后,工藤新一也只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句话。


果然美食的诱惑是巨大的。


不过看样子,工藤新一在短时间里是离不开国安局了。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


END

评论

热度(67)

  1. 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maraschino-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
  2. 画画画画maraschino-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