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千叶落(透新,原著向,HE)

檩茶Ricardo:


“享受的差不多的话,就请你们快点打道回府吧……从我的日本离开……” 
柯南回想起这句话,对安室透对FBI的敌意那么大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应该是叫“零”才对哩……在柯南通过他对“零”这个称呼有所反应,就隐隐察觉到了,后来通过和昴先生的查询,查处了一个人的档案上的照片,和安室透一模一样。 
安室哥哥。 
不。 
降谷零君。 
“你过来一下,零……不、安室哥哥……” 
安室透回想起那句话,就有点忍俊不禁。 
明明知道了就是知道了,何必还反应过来以后才改口? 
也许这算是他对自己的一点小小的维护吧,不想让茱蒂他们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也许是自己想多了,他只是一时口误把自己心里念着的真名说出来而已。 
“安室哥哥,你……” 
“敌人……是吗?” 
“坏人们的……” 
果然,他虽然小,但是这么聪明,是不可能看不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的。 
其实,安室透宁可相信,他是一个类似于福尔摩斯的人,虽然只是迷你版本。 
迷你版也很可爱哩…… 
柯南君。 
“零……” 
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的柯南有些疑惑。 
“我小时候的绰号……的确是叫这个……” 
好吧,原来是确认我刚才的想法而已……柯南想着,他却忽然来了一句:“你对我的事,似乎有一些误解……” 
误解?柯南有些疑惑,难道说,他不是那边的人吗? 
不对,居然说误解?可是,能瞬间看穿真相的那种洞察力……在快车上没有杀灰原的那番举动……对“零”有所反应的那个态度……然后让我得以确信的是……他毫不顾忌的对FBI放话的……那样的信念! 
那个时候,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他却忽然地瞥见了,他的衣领边上微微闪烁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光芒。 
窃听器! 
原来如此…… 
降谷零君。 
“话说那个小孩问你你是坏人们的敌人是什么意思?”安室透车的副驾驶上,摘掉墨镜的贝尔摩德问。 
“这个嘛……”安室透嘴角轻扬,摇了摇头。 
“难道他是说你是个好侦探?不错啊,波本,能得到他的赞扬呢。”贝尔摩德撩了下头发,说。 
“可惜了,我还真是愧对了他的赞扬啊……我可是在黑暗中的人……不过听你的口气,你似乎认识他?”安室透对贝尔摩德冷笑了一声,说。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对于安室透的冷笑,贝尔摩德回以了她最常用的口头禅。 
知道不会问出什么的安室透就此作罢,但是心里却还在想着柯南。 
贝尔摩德居然认识你?真有意思啊…… 
柯南君。 
回想起安室透在卡迈尔搜查官身上挖情报,柯南扶着额,低叹一声。 
原来他这么有威压……明明卡迈尔搜查官比他更强壮不对么?卡迈尔搜查官也跟赤井先生说得一样,四肢发达……这样就被挖出情报了…… 
心理工程学学得不错嘛, 
降谷零君。 
不过回想起那一次,柯南假装喝了掺了安眠药的饮料跟着犯人,差点被另一个犯人杀了……还好多方支援才幸免于难? 
安室透不由得笑出声来。 
那个时候,柯南看着他们几帮人来了,车损人飞的样子似乎让他很害怕似的……终于发现新大陆了吗。 
其实他只是默默地感慨那个被那个叫世良的女孩撞飞的犯人和损坏的车而已。 
不过,你还真是大胆和聪明呢, 
柯南君。 
终于帮助赤井先生解决了会被发现的危机,柯南再次来到了安室透打工所在的咖啡店,那天下午,一阵微风吹拂着树叶,而安室透,正默默地忙碌着。 
虽然知道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用那么辛辛苦苦的打工,知道他这样只是单纯的伪装自己而已。 
“啊……欢迎光……”安室透听到推门声,正打算打招呼,看到是柯南,便停住了声音。 
柯南默默地说了一句:“骗子……” 
的确是骗子啊……虽然他知道安室透可能被贝尔摩德用窃听器窃听着声音。 
骗子, 
降谷零君。 
“骗子……”回想起柯南对自己的称呼,他露出了和当时一样的笑容。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知道我是那边的人,为什么不肯坚定自己的想法,相信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呢? 
“可不想被你这样说……”这句说完,两个人都露出了一丝笑容,没有继续。 
这句话是真的, 
柯南君。 
 
柯南再次来到了那家安室透打工的咖啡店,进门,看到的是安室透令他莫名心安的笑容,和那天相似的断了的句子“欢迎光……”。 
看着安室透,柯南默默地点了一杯蓝山咖啡。 
5分钟后。 
“安室哥哥煮的咖啡真好喝。”喝完一口蓝山咖啡以后,柯南赞叹道。 
“为什么叫我安室哥哥?你不是知道我的真实名字吗?”安室透觉得自己今天有必要向柯南表明一些东西。 
“啊,那个,万一你身上又被贝尔摩德弄上窃听器就不好了。”柯南半开玩笑地说,事实上,他只是通过刚刚安室透敢说这种事情就推测出,他今天没有被装上窃听器。 
“那你觉得安室和零哪个更好听?”安室透看着柯南,问。 
“……安室哥哥你今天就是来问这个的吗?”柯南满头黑线的看着安室透,把问题抛给安室透。 
“你可以不回答。”安室透说完,指了指柯南手上空着的杯子。 
柯南默默地把杯子递过去,然后说:“再……来被柠檬汁吧。” 
“唔……好。”安室透点了点头,然后收拾东西,就往工作台那边走。 
就在安室透要消失于门前的时候,柯南说:“当然是零更好听嘛。” 
“果然……”柯南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安室透还是听到了,当下,轻笑着说。 
“骗子。”柯南在看着安室透带着柠檬汁回来以后,说。 
安室透愣了愣,然后微笑着看着柯南,说: 
“可不想被你这么说……” 
柯南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地接过安室透递过来的柠檬汁,微微一笑却一言不发。 
安室透佯装不知道为什么,在柯南喝到第三口的时候问柯南:“为什么说我是骗子呢?” 
“你明明知道我会回答什么却还问,就像现在一样。”柯南喝完了第四口橙汁,说。 
“唔……你果然很聪明诶,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安室透好奇的问。 
“才不告诉你,你不也是侦探吗,自己推。”柯南说完,喝完剩余的橙汁,然后说:“我去结账了,安室哥哥再见。” 
“柯南别走,”安室透拉住柯南,说,“这次的我请了,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简单啊,安室哥哥你每次知道什么却还问问题的时候,都会露出和我很相似的表情啊。” 
相似的表情?安室透看着柯南离去的背影,心想着,那是什么表情呢,柯南君? 
唯一回答他的声音,是咖啡店外的树叶被风抚摸的声音。 
 
End.

评论

热度(80)

  1. 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小日向景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