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透新】你好,小侦探[一发完结]

小号专业苏all新:

你好,小侦探


 


安室透X工藤新一


OOC


私设安室透知道柯南就是新一


 


 


 


 


 


他知道的,那个有着天空一样颜色眼睛的少年就是曾经被组织灌下神秘毒药的工藤新一,虽然根据实验生存情况表显示工藤新一已经死亡,但是那应该是雪莉动的手脚吧。


 


还没有潜入进组织之前,安室透作为日本公安,暗地里相当关注工藤新一这个少年,虽然才十七岁,但是头脑很厉害,破解了很多日本警察都束手无策的疑难案件,有一段时间就连警察厅里都盛行着【那位日本的救世主】这样的传言。


 


安室透私下里悄悄去过新一的家,缩在围墙后面看着他缩在窗边看书,那天阳光很好,少年像猫儿一样百无聊赖地打呵欠,湛蓝色的猫眼儿里满满的都是对身旁正在一边打扫一边念叨的青梅竹马的无奈。


 


他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针织毛衣,那让他看起来相当温暖的样子,安室透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对那个肆意呵斥少年的女孩带了一丝怒意,但他很快就平复下心情,背着阳光悄悄离开了那栋气派的洋房。


 


工藤新一。


 


他在阴影里微笑,真想光明正大地站在他面前和他交谈看看。


 


而当安室透在组织里发现了工藤新一的名字时,无可否认的,他的心脏漏了一拍,然后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凉意从后背蔓延至了全身。


 


死亡?


 


工藤新一?


 


别开玩笑了。安室透拒绝相信这个事实,他开始疯狂地寻找工藤新一,从日本到英国,他知道他喜欢福尔摩斯胜过一切,所以刻意在伦敦留神,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那个喜欢穿针织毛衣的男孩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比一滴水蒸发在空气中还要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直到他幡然醒悟似的,把目光移到了男孩的青梅竹马毛利兰身上,正确来讲是这女孩的父亲,毛利小五郎,明明不做警察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默默无闻的三流侦探,怎么忽然就名声大噪变成了举国闻名的名侦探了?


 


抱着最后一丝【或许这和那家伙有关系】的希望,安室透悄悄搜查了毛利一家的资料,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了那个忽然出现的小学生——江户川柯南身上。


 


柯南、柯南、柯南。


 


真是个有趣的名字,如果是你,应该会喜欢这个名字的,工藤君。安室透看着照片上就算戴着眼镜也和幼年的工藤新一一模一样的少年,他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弄到的工藤新一小时候的照片,没想到派上了大用场。


 


是你吧,组织的那个实验结果表在一个奇怪的点被人改动过一次,改动者还是已经失踪的雪莉,是你吧,工藤新一消失的那段时间正好就出现在毛利事务所的小学生,一定,是你吧?


 


我还没有光明正大地站在阳光下和你说话,你怎么能就先一步离开,让我永远失去这个机会呢?所以,一定是你。


 


【赤井秀一?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就是因为有疑惑所以才请你帮忙,如果容貌酷似赤井的男人出现在FBI周围,你觉得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好吧好吧,我答应帮你,但是你也要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当然。】


 


安室透看着出现在银行里的少年,上天都在帮我,虽然这不是我的真实容貌,虽然这一次是为了其他的事情才出现在你的面前,他手里握着枪,朝那个死死勒住少年脖子的抢劫犯的肩头开了一枪。


 


然后他看见他的少年震惊地转过头,和他视线相对。


 


这样,也算是相见了吧?


 


“你们好,我叫安室透,是一名私家侦探。”他双手插在兜里,缓步到少年和毛利父女的身前,目光直直地看向那位可爱的少年,不过很快他就挪开了视线。


 


如果再看下去的话,我怕我会忍不住。


 


等待了多久才等来的机会,光明正大站在你面前说话的机会。


 


他扭过了头,心里却反复地重现着少年刚才看见他时有点惊讶的目光,尽管他知道那只不过是看见忽然出现在命案现场的相关人员而露出了普通的惊讶而已,但他还是忍不住,这是你第一次注视我吧,注视着真正的我。


 


你好,小侦探,我叫——降谷零。


 


“你又在想些什么啊?”工藤新一拿开了降谷零手里已经好久都没有翻过的一页书,“最近老发呆。”


 


“嗯?”降谷零从回忆里醒过神,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他微微笑了下,伸手捏住了今年刚刚二十岁的男孩的脸颊,“在想你啊。”


 


“说、说什么啊你!”


 


“没有说谎,就是在想你。”他摸了摸被自己捏红的脸颊,“忽然想到的,真是不公平呢。”


 


“哈?”


 


“我先喜欢上你,比你喜欢上我的时候还要早很久很久,在跟你表明心迹之前可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在黑暗里忍受着误解和相思的痛苦,如今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很难过,你却在这里动不动就对我凶,”降谷零露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不觉得很不公平吗?”


 


新一红了红脸:“笨,笨蛋!那今天把柠檬派分给你好了……”


 


降谷零忽然把新一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坐着,他扶住对方的后脑凑近了他:“真是个狡猾的小坏蛋,你明明知道我想要的不是柠檬派啊。”


 


“那、那要干嘛!每天晚上已经要得够多了吧!”想到脸红心跳的夜里他就觉得害羞。


 


“谁说的,今天一回想才发现自己吃了很大的亏,已经决定好要把以前的份全部补回来了。”降谷零一用力把新一抱起来,朝卧室走去。


 


“就用你的一整个假期来好好补偿我吧。”


 


“亲爱的侦探先生。”


 


 


END


 


 


就是要补原著糖才能产糖啊!


银行绑匪事件,易容成秀一的透去开枪解救柯南的那一幕好棒嗷嗷嗷嗷嗷!!!!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