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柯南同人】柯南去公安部了【降柯 昴柯】

翻译存档处:

【无授翻】【降柯 昴柯】柯南去公安部了(一发完)


原文id:6968037


作者:倭


翻译:我


说明:


***这里的翻译都是没授权的***


个人觉得挺搞笑的一篇,大多是风见视角,一点都不帅气的降谷君?(太太说的)和一如既往的小恶魔柯南君(我说的)最后一段才有点昴柯的感觉,前文大多是降柯。不过其实感觉不明显,所以你们还是当清水暧昧向看吧(喂)时间线大概或许是在纯黑后(太太说的)


******正文分割线******


《柯南去公安部了》


名叫“江户川柯南”的少年,最近公安部的人也有所耳闻。不如说,因为自家上司总是挂在嘴边,所以我们听得耳朵都长茧了。


据说他有着非常优秀的推理能力,不输给大人的头脑,以及不像孩子的言行。这倒还无所谓,还在常规范围。只是还据说他虽然年幼却有着天人之姿,用上司的话来说,就像是天使一般。


没想到有一天能听到自家那公安部的精英上司——降谷说出这种话,看来他非常喜爱那个少年啊。但只是凭言谈的描述,对每天只会破案的我们来说,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到底什么样子的少年能被称为像天使一样。


因为人设实在有些离谱,公安内部甚至开始传出,这个少年该不会是降谷长官累傻了幻想出来的这种有些失敬的谣言。


而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事。




“风见!马上拿毛巾和药箱来!”


在突降的雷雨背景音乐下,我正在等外出差不多该回来的降谷长官做报告书的最终确认。然后门就被用力推开,门外站着全身湿透,喘息着撩起湿漉漉前发的降谷长官。是是是,知道您长得帅。


“您哪里受伤了吗?”


我边从置物柜拿出药箱和毛巾,边回头问道。然后就看到降谷长官跪在地上。


哎、不会吧、伤得很严重……?!


我急忙跑过去想看看他的伤势,然后才发现他抱着个东西。


“真是的~我都说我没事了啦!”


降谷长官抱着的、应该说,好像是抱着的东西,是个孩子。看样子为了不让他淋湿,降谷长官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他头上。因为他的头正好靠在降谷长官的肩膀,被抱起来后,晃眼过去,还以为是外套随意地搭在肩上而已。不过为什么会有个孩子?降谷长官从我手上抢过毛巾,一副理所当然又温柔无比地给少年擦头。少年也有些生气地鼓起脸颊,不过还是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包括我在内,整个办公室都对这样献殷勤的精英上司好奇得不行,八卦本性暴露无遗地围观起俩人。


“什么没事啊!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降谷哥哥你不也湿透了吗!”


“我无所谓!倒是你,伤得怎样?风见,药箱拿来!”


“啊、是!”


大概地擦了一下少年的头发后,降谷长官打开药箱,抬起了他的手臂。仔细一看,这少年不仅是手,膝盖也有擦伤。


“看来不会留下疤痕。”


“太大惊小怪了啦!不过是擦了一下罢了吧?”


“脸没伤着真是太好了。”


…这什么感觉?环绕着这两人的空气让看热闹的家伙们都变得有些难为情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确认彼此的想法。在降谷长官手下做事的部下们,正努力发挥那被锻炼出来的头脑,下死劲地猜这少年的身份。


降谷长官的这个态度,还有那宠溺的声音,难道说?不、一定没跑了。


“我去换身衣服,柯南你乖乖在这等我好吗?”


“嗯!我知道了!”


这样一来,流传在公安内部的,江户川柯南只是降谷长官脑内幻想人物的这个谣言,终于被打破了。




降谷长官离开去换衣服后,少年默默地取下眼镜,用之前放在一旁的毛巾擦镜片。怎么说呢,看到他那微微垂下的双眼的瞳色,真的让人忍不住惊艳。原、原来如此。的确是龙凤之姿。他再次戴上眼镜,被镜片遮住的不像纯日本人血统的蓝色瞳孔眨了眨后,突然转向了我们。


“啊、那什么、你没事吧,小朋友?”


突如其来的视线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少年却没有在意,只是笑着说自己没事。


“突然打扰你们,真不好意思。因为降谷哥哥说什么都要帮我处理伤口……”


“是在什么地方摔倒了吗?”


听少年说话就知道他的家教很好。听到我这么问,他有些苦笑地看看自己刚处理好伤口的手臂。


“嗯……这个,能不能告诉叔叔你们呢…”


叔叔。


也是,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的确是叔叔呢,嗯。


被少年的话打击到却还是得保持微笑的我对故弄玄虚的少年问道:“是什么事呀?跟叔叔们说说看?”


之前一直远远围观的家伙们不知何时也跑了过来,大概是看降谷长官不在吧。他们又是给他搬椅子(不知从谁那搬来的)又是给他热饮喝(不知哪个家伙买来的),很明显对这位获得降谷长官喜爱的少年十分感兴趣。


“但是我说了的话,或许会害降谷哥哥被骂……而且叔叔们工作很忙吧?”


“没事的没事的,小朋友你不说的话,叔叔们会在意得做不了工作啊~”


而且,这里有谁敢骂降谷长官啊!


不过这种话当然不能对孩子说啦,看来这个少年的伤和降谷长官有关啊。降谷长官的话……是这个可爱的少年被歹徒追赶的时候英雄救美了?还是从人贩子手中解救了他?大家对接下来的话期待不已。


“那我就说了哦……其实是我在被追的时候摔了一跤……”


“被追!?是变态吗!?”


这可不得了!得立刻向上头请示在周边配置巡逻才行!一定是因为降谷长官没有抓到那个犯人,所以这个少年才害怕他被骂的。这也没办法啊,降谷长官不可能丢下受伤的你不管啊。


而就在大家都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家长官鼓掌的时候:


“不是哦,是降谷哥哥追我…”


少年口中吐露出了晴天霹雳的真相。




突然的雷雨让没带伞的我淋个措手不及,不过想着只是淋一下也没什么,所以就按原计划跑去昴先生的家(应该说是我家)蹭晚饭。正在这时。


“柯南!”


迎面开来的一辆车在与我擦肩而过后突然急停,开车的司机叫住了我。


“安……降谷哥哥”


我本来想叫他安室的,在看到他好像是穿着西服后立马改口。


“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啊?我送你!”


我总不能对从驾驶席探出身的降谷先生说,『哇~谢谢!那麻烦你开去昴哥哥家吧!』所以我只好装可爱地大声回到“没关系的啦!”


“但是会感冒的啊”


“我到了会擦干净的!”


“别说了快上车…你是要去找博士吧?”


“呃、嗯!但是会弄湿降谷哥哥你的车的!所以我还是跑过去好了!”


“……哼嗯”


看我这么坚持不愿说出目的地,降谷先生终于下车走到了我面前。俯视我的眼里可怕得没有一点笑意。没错,这双眼绝不是属于降谷零的,而是波本的。


“柯南”


“都、都说没事的啦!”


“别说了,上车”


要死了这明显是猜到我要去哪了!


降谷先生虽然不知道昴先生的真实身份,但讨厌赤井先生的他,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也不喜欢昴先生。在白罗的时候,我不小心当着安室先生的面提到了昴先生,他那时的眼神,现在仍让我心有余悸。所以我才不想踩他这个雷啊!


“我、我走了啊!”


然后逃跑的结果是,被一脸严肃+全力以赴追来的公安精英的魄力吓到的我,脚下一踉跄,摔倒了。






“但是,你们不要生降谷哥哥的气哦?”


我只是被吓到了而已,少年一边将不知道谁给的糖含进嘴里,边苦笑着说。


不不不不不。


只是被小学生拒绝顺风车,就来真的追着人家跑的降谷长官,我想象不出来啊!是不是那个啊,因为是少年的视角,所以被人追的描写就夸大了一些!?他也说被吓到了嘛。嗯,一定是这样没错。


不过原来如此啊,所以才跑来公安部处理伤口啊。


“真不容易啊,小朋友”


“还好啦,我也因此能够进入警察厅,还能见到叔叔你们,我很开心呢!”


突然被人笑得一脸灿烂地这么说,这帮家伙全都挂上了恶心的笑容,装模作样地调整起领带,真是不堪入目的画面。不过在孩子眼里,我们是『警察叔叔』嘛,会这样眼睛亮晶晶地看我们也很正常。


“我呢,经常在案发现场碰到警视厅的叔叔,所以和他们的关系很好,但是警察厅这边我却只见过降谷哥哥一个人呢!”


好想听叔叔们说案件哦!虽然是孩子的口气,但说的内容却感觉完全不像是孩子是怎么回事呢?一瞬间,我愣了一下,周围的家伙也开始受到少年“说嘛说嘛~叔叔你们是负责什么工作的啊?”的追问,这帮家伙在少年亮晶晶的目光注视下慢慢露出了让人不忍直视的憨傻表情。少年的笑容没有其他意图,应该没有才对,但总抹不掉那一丝刻意感是怎么回事呢?虽然感觉不可能,但是这个少年,该不会是想从我们这套出什么情……


“风见”


“呜哇是!”


身后突然传来连大地也要震三震的声音,我转身就看到已经换好衣服的降谷长官。


“这是怎么回事?”


“哎?啊、是那个、这个少年对我们的工作似乎很有兴趣…”


“…真是的…”


一下子没盯住马上就来这套。


他咂舌抱怨的话就像个孩子,在我想偷看他的表情时,降谷长官已经转身朝少年走去。


“给,柯南。我借到你能穿的衣服了,去换上吧”


从背后一把抱起如痴如醉地听着自家部下说话的少年,他轻轻地摸了摸少年还湿着的前发。


“等换好衣服,我送你回去。”


将少年的头按在肩膀上,降谷长官笑眯眯地撇了眼自家部下,在场所有人都被冻住了。


『你们趁我不在黏着柯南是想怎样?』


没错,他这个笑容背后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意思。脸在笑可是眼神完全没有笑。这可不妙。我们瞬间觉悟到,明天每个人的桌上一定会堆满了麻烦得要死的工作。


“好啦,我们走吧,柯南。”


降谷长官抱着少年正要走过我们,少年突然抬起头看了过来。不仅是我,他还特意转头看向其他人,然后对着我们露出了一个可爱地不得了的笑容。


“叔叔们工作辛苦了,要继续加油哦!”


那灿烂的笑容和有些囫囵不清的发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脚下一软,大家含泪大喊着:“要再来玩啊!”目送少年离去。





“柯南…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啊…”


“怎么说?”


穿上降谷先生递过来的衣服,戴上手表后,就听到他郁闷地说到。


“别装傻,你这是想广撒网吧”


“哎~?人家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哟~”


故意用很假的童声回降谷先生,然后被敲了额头。真痛啊。


“公安的熟人有我一个就够了吧?”


“可是难得进去了嘛”


“那也不要诓我的部下啊”


“诓……我不过是和他们说说话而已哎?”


“啊—真是!你的话就不是什么‘只是说说话’的程度了啊!看看你周围啊!”


你也该有点自觉了好吗…!降谷先生气呼呼地边说边抱紧我,完全莫名其妙的我只好摸摸他的头安抚一下。他太累了吧,一定是。


“你该不会对FBI那帮家伙也这样吧?”


“?FBI的叔叔们人也很好哟!”


“柯南…!”


如此一来,公安也变成对柯南开放参观的体制了,江户川柯南毫无疑问将能得到有利的情报。




约好的晚饭时间已经超过30分钟了,估计等那小家伙到这里,这些菜得重新热一下才行了。


“真是的,到底跑去哪了啊……”


电话打得通,就是会跳到语音信箱,不过既然没有关机那就应该不是绑架之类的。其他的可能性的话,扔下电话就一头扎进什么案子去了?还是去了不好接电话的地方?是这种情况吧?不过,


“…敢让我等那么久,好胆量啊,小家伙”


等你回来,得好好拷问拷问你才行。


END

评论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