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柯南同人】暴躁公安降谷零坠入爱河后的暴动。【降新】

翻译存档处:

【无授翻】【降新】暴躁公安降谷零坠入爱河后的暴动。(一发完)




原文id:7294190


作者:510/後藤


翻译:我


说明:


***这里的翻译都是没授权的***


非常有意思的一篇短篇。注意点:降谷视角,非常不帅气却装成熟的降谷和装乖孩子的新一,以及腹黑嘴毒的柯南(脑内幻想天使)。


各人眼中或许会显得有些OOC,慎点。


******正文分割线******




《暴躁公安降谷零坠入爱河后的暴动。》






“好久不见了呢,安室哥哥。啊不对,现在应该叫你降谷哥哥了吧?”


“啊?”




没有熬夜加班,甚至比平常还早下班回家。没有太累也没有生病。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推开防盗门就看见曾经的小小Hero飘着出来迎接自己。




倾尽所有誓要击溃的组织迎来了末路。这也意味着安室透这个身份成了过去。


那还未对他倾诉的恋慕之情也只好放进盒子盖上盖子,默默地深藏到心底。




做公务员意外地挺闲的嘛。


当然这只是个人的感觉,要是被身边的同事或部下听到,一定会瘫倒在办公桌上吧。


组织瓦解掉后,只留下还带着一丝安室透气息的降谷零。若要说只是因为不用再去扮演谁了才这么从容,其实不然。对现在的降谷来说,反而还感到了些许空虚。


有时下意识地叹气,就会被风见挪揄说“其实工作才是您的恋人吧?”。


其实自己并不是要追求忙碌的生活。


毕竟“三重身份确实是有点非人类了啊”。


此言非虚。




还是安室的时候认识的少年——江户川柯南的身影也如烟消云散一般,只存在于众人的回忆中了。


然后他以本来的样子——工藤新一的样子回来了。


他站在自己面前,带着亲近而怀念的笑容说到“我还是第一次以这样子和您见面呢,我是工藤新一。”


这毫无疑问让降谷那本应封存的感情再次从盒子里渗了出来。


偶遇时闲聊的三两句话,轻易地就牵住了降谷零的心。明明身体那么纤细,为何可以拥有如此豁达的胸襟呢?真想撕掉碍事的布料让他的一切无所遁形。




居然再次喜欢上初恋对象。




第二次自然也没有告白的打算。


被大了十几岁的同性喜欢,怎么想都只会让他为难吧。


曾几何时还以为,喜欢上谁这种事一辈子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知如何是好而抱头苦思的三十岁大叔,这画面想想都得打马赛克了。


会下意识地叹气,并不只是因为现在的生活太闲了,而是因为时间太多所以会时不时地想起某个聪明的侦探罢了。






是梦吗?


因为现在江户川柯南正拍着一对小小的类似天使的翅膀,在空中漂浮着。


若说这是现实也太……




“你现在一定在想这是做梦对吧?不对哦。是因为降谷哥哥你太没用了,对新一哥哥什么都说不出口,所以我才特意这样出现的啊。”


“那还真是、谢谢了。还劳烦你百忙之中专程……”


“你在还是安室哥哥的时候就因为想耍帅什么都没能对我说吧?你那根本不叫帅,只是个逃兵罢了。”


而且看穿了还不够还专挑痛点死命打击。




“首先啊柯南,能让我先进门脱掉这身西装再说么?”


为什么进自己家还要得到许可啊?










“也就是说你是我想象出来的柯南咯?”


“没错。真是的,都三十岁的人了还真是有够那什么的啊降谷哥哥。”


“真是句句带刺啊。”


“因为我是降谷哥哥你想象出来的柯南呀~”




骗人,这绝对是真正的江户川柯南也有过的想法!降谷晃了晃罐装啤酒,打消了说出口的念头。


看来他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江户川柯南。但是和工藤新一不一样,他的思维模式完全就是江户川柯南。工藤新一≠江户川柯南。


能够如此冷静地接受这么天方夜谭的故事,看来自己也变得相当变通了。不过都听过了高中生变成小学一年级生这种事了,也很正常。


在对话期间还一直噗呲噗呲地扇动着小翅膀漂浮的柯南真可爱啊。如果现在是安室透在这里,一定会忍不住掐掐他的脸颊,然后再摸摸掐红的地方吧。


想象出来的他,其他人当然是看不见的。只要一想到就连这段对话都是自己大脑的产物,就觉得要崩溃了。




不过比起因为不确定的感情备受煎熬,被眼前的初恋对象死命打击反而让自己有种从无底深渊挣脱的如释重负感。




“那总之就先多关照啦,柯南。”


“我倒希望你能快点向新一哥哥告白然后好聚好散呢。”


“别这么说嘛~就听听大叔我的烦恼嘛~”


“……上了年纪以后变圆滑了?”




长得这么可爱嘴巴这么毒。自己明明也不过又老了一岁而已啊。










“啊,工藤同学。”


“降谷先生!好久不见,您工作辛苦了。”


“之前碰到你好像也是在这边,看来又是老样子被拉过来了吧。”


“我倒是求之不得就是了。”




工作结束后,在走廊走着走着就看到了远处的耀眼光芒。他身上这一闪一闪的光芒一定只有自己才看得到。


从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了。


只要叫住他,他就会露出不设防的笑容表示出好意。他对信任的人尤其宽容。


而明知故犯地贴近,只差一步之遥就要侵入到他的私人领域的自己,还真是个狡猾的大人啊。




『你现在在想‘这什么笑容啦,明明是个男的怎么就这么可爱啦’吧。』


『……』




而给这个可怜的迈入三十大关的大叔泼冷水的少年的评价也一如既往地辛辣。


要说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也就只有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得用脑内对话这点而已。


曾有一次当着风见的面脱口而出“明明都已经是高中男生了还那么可爱简直是犯罪啊”,然后自己有段时间一直沐浴在一种讨厌的视线——看变态的视线下。为了不再陷入这种窘境,才约好在外面的时候绝对不开口。


再也不想回想起,因为看不到柯南而突然不小心听到了疑似上司性癖的话的风见,一边说着“我什么都没听到,降谷先生……”一边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自己,还边走边拉开距离。




“今天就下班了吗?”


“是啊,难得这么早就搞清楚了。”


“真的很难得呢,印象中您总是通宵的呢。”


“我又不是喜欢通宵加班,能走的时候当然要走啊。”




他变回原来的样子后就开始说敬语了。柯南的时候是小学生没办法,可是现在已经是高中生了,考虑到他的立场,这样才正常吧。但只是这样也让自己恨得牙痒痒。


真想狠狠挠喉咙啊。




『‘啊啊啊~真想像之前那样聊聊琐事啊~真想看他那自信满满的笑容啊!’真这么想的话就请他吃个饭什么的啊,你跟新一哥哥根本没什么交集吧降谷哥哥。』


『柯南,你真是……』


『这可是机会啊,如果你不迈出第一步,你们俩永远都只能是两条平行线哦。』




本来就牙尖嘴利的他经过这数日变得更加尖酸刻薄了,就连毫不留情插刀的次数都增加了。


即使如此,最后鼓励的那句话还是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他十分擅长给一鞭子再给颗糖的恩威并用法。






“工藤同学也要回去了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呢?我们都没能好好地聊一聊呢。”


“我也觉得很遗憾一直没找到机会和您聊聊天呢。很开心您能邀请我,但是难得降谷先生能早点回家休息……”


“我回去也只能孤零零地喝着啤酒烦恼明天的工作罢了,和工藤同学边聊天边吃饭要有意义得多了。”




这要是平常用于魅惑对手的美男计,降谷有把握绝不会失手,但这种假设在面对他的时候首先就不成


立了。


面对口绽莲花拼命想要留住自己的降谷,青年略歪着头,那仿佛要满溢而出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了几下后点了点头: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所以说为什么每个动作都这么可爱啊这孩子!明明在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喜欢争强好胜啦,露出老成的表情啦,还有耍些小聪明撒点小谎什么的……不对,柯南就已经是炸弹级的可爱了,然而工藤新一的可爱简直是核弹级的。让人词穷的级别。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想吃的啊……我倒是有点好奇降谷先生平常喜欢吃什么呢,我想去您常去的店!”




不仅是可爱,甚至还掌握了如何摆布男人的方法,一想到这孩子将来会变成怎样就觉得恐怖。








『这种时候就要带新一哥哥去他常去的那种高级意大利餐厅之类的地方~降谷哥哥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吧?又想耍帅了是吧~我就知道~』


『因为人家都说了想看看平常的降谷哥哥了嘛~』


『什么都以对自己有利的来解释,还是那么厚脸皮呢~Zero的哥哥』






最后来到的是一家环境优雅的日式餐厅。


全都是包厢,没什么团体客,很安静的氛围。包厢内采用暖色系的装潢,内陷式桌炉显得很宽敞。再加上这里的菜好吃得没话说,要带嘴巴养得很刁的他来完全没问题。


降谷也知道自己爱国心很强,但是带他到这里后,看到他喷笑着脱口而出“不愧是降谷先生”时,自己也不禁怀疑有那么明显吗?


工藤坐下后仍笑个不停,看到已经老大不小了却鼓着个脸气呼呼的降谷,他脱口而出地安抚到“对不起嘛”。是他平常的语气,没有用敬语。等气氛缓和下来又慌慌张张地赔礼道歉“真是十分抱歉!一不留神就……”


正好虾薯上来了,俩人小口吃了起来。






“话说回来,听说工藤同学你要报考东京的大学啊?我还以为你一定会留学呢。”




气氛正好,宾主尽欢。降谷假装不经意地提起最近听来的传言,工藤闻言呛住般咳了起来。




“没事……才怪的样子,给,我这还有些水,喝吧。”


“谢、谢谢!”




工藤放下筷子接过降谷的杯子,而降谷满心满眼都是他喝水时上下滑动的白皙喉咙。




『哎呀呀~假装若无其事地制造间接接吻的机会啊~大人真可怕~』


『柯南,你这什么话啊,我是看工藤同学咳得很难受的样子,总不可能给他喝热茶吧?』


『哼嗯~~~』


『所以我才把正好剩下的这杯冷水给他的啊』




扇动着小翅膀在我们俩中间飞来飞去的少年,语气老成得一点都不像个孩子。


工藤喝了水深呼吸几口后终于冷静下来了的样子。他再次道谢,然后回到了刚才的话题。




“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之前凑巧碰到了高木。”


“是他说的啊……”


“这事不能让我知道吗?在其他的警察间可是传得很厉害呢。大家都说这样一来就能继续委托你协助调查了呢。你不觉得他们也太没用了点吗?工藤同学”




“对吧?”降谷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歪着头盯着工藤。


『死了!』看到脸上这么写着的他,降谷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




“啊、不是的、那个……我并不是不想告诉降谷先生您……”


“那是为什么?”


“我是想亲口对您说……”



“我想见到您后好好地打个招呼并且请您以后也多担待……”



“所以今天能见面,我真的很开心……在说什么啊我,真是不好意”


“我喜欢你!工藤同学!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吧!”


“……啊?您、您在胡说些什么啊降谷先生、对我这种小鬼……而且我是男的啊!”





什么断线的声音。




那红透了的耳朵,那为了掩饰过去而摸个不停的纤细指尖,那口不择言的嘴唇。


果然还是做不到,盖上盖子说再见什么的。我怎么可能放过这让我找到真我的人!


给我走着瞧!或许安室透已经和江户川柯南一起往生了,但是从现在起就是降谷零和工藤新一的新人生了!




“就是喜欢啊可恶!喜欢得要死!管你是不是男的啊!就是喜欢工藤新一!可爱死了啦臭小鬼!”


“啥、啥!?谁是臭小鬼啦!降谷先生你自己还不是!今天一聊才发现不过是个小心眼没耐心的大叔罢了!老虎不发威你就…呜!”




隔着桌子狠狠地扯过他的衣领,毫不犹豫地靠近吓得他失言。


咯,牙齿相撞的声音和痛感。还有那嘴唇相碰的触感和柔软。






《chapter:暴躁公安降谷零坠入爱河后会暴动。》






『喂喂喂、你这样我岂不是永远也没法消失了啊,降谷哥哥。』




END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