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降新】走投无路的秋日之旅(4)

一点抹茶:

假期就要结束啦,大家玩得开心吗?




[4]




不知道寂静了多久,本田汽车晃动了一下,降谷零推开车门,摇摇晃晃地爬出来,抖落了无数碎玻璃。他受了伤,额头流着血,却完全顾不上自己。




“柯南!”




降谷零失去了以往的冷静,一瘸一拐又慌慌张张地向雪弗莱跑了过去,查看副驾驶的情况。




幸运的是,雪弗莱的车尾严重变形,车头部位却只是轻微受损。撞击的时候赤井秀一应当是保护了副驾驶的男孩,所以当降谷零拉开车门的时候,柯南在安全气囊后毫发无伤地转着蚊香眼,满世界都是发光的星星。




降谷零迅速解开男孩的安全带,拂去对方身上的玻璃渣,在雪弗莱的汽油漏得满地都是之前将男孩抱离,让他躺在远离汽车的树下,再三确认他的确没有受伤。




过了片刻,驾驶室的高大男人捂着鲜血直流的手臂下了车。再一刹,一股强劲的力道拽住了他的领子,将他重重地推到了地上。




降谷零的怒火显然突破了临界值,他气得浑身发抖,朝着赤井秀一的脸颊就是一拳,责问的怒吼在海浪声中更显骇人:“你个混蛋这样开车是想死吗?你想死就去啊,不要连累别人!”




赤井秀一在车祸发生的瞬间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把那个小男孩搂在了怀里,这让他本就伤得不轻,降谷零这一拳让他在夜空中看到了十三个月亮。




他皱起眉头勉强撑起身体,没有反击也没有解释,这次事故的确是他的失误。而不远处,那只罪魁祸首大海龟仍旧背着光滑而厚重的壳,在路上慢悠悠地爬呀爬呀。




唉,果然还是要遵守交通规则啊,以后切勿超速飙车。




——赤井秀一这样忏悔着,心情复杂地拎起拼命挣扎的大海龟的尾巴,将它送到了马路对面。




这海龟是回家了,他们的车撞成这样了可怎么办啊?




突然想起了什么,赤井秀一走到降谷零身边,问出了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的钱包还在车上吗?”




……




急火攻心的降谷零的脸色突然凝固了,他快步回到本田汽车旁,拉开车门仔细寻找,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




那个白色的旅行包,装着他和赤井秀一和柯南的所有钱财与证件,不见了。




“别找了。”赤井秀一的声音充满了悲伤,他打开手电筒照向黑暗的海面,“在那里。”




不远处的海面上,白色的旅行包一上一下地漂浮着,应该是车祸发生的时候由于惯性,从本田副驾驶被甩出了公路,掉下了海。




……


……




“FBI的证件在里面。”


“公安的也在,还有我的手机。”




……


……




“你的手机还能用吗?”


“没电了。”


“柯南的呢?”


“摔裂了。”




……


……




海风烈烈,赤井秀一和降谷零面无表情地并排站在海岸边,吹着风,沉默着,眺望着远方。




好诗意。




“你看着小鬼,我去捞。”




赤井秀一脱下外套,露出鲜血染红的长袖衫,从公路一侧跳入海中。




他也不想在这么冷的季节下海捡钱包的,他真的很绝望啊。




FBI和公安的证件丢了算是大事,旅行包在这里落海,顺着洋流极有可能漂入附近北海道的渔场,如果被人捡到冒用难免麻烦。而且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距离函馆和登别都有很长的距离,汽车也坏了,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一无所有的他们要走路前行吗?




倒霉透了。




降谷零头痛不已,他在声声海浪中瘸着腿回到柯南身边,替男孩理了理头发,直至这个时候,他才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柯南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满天的繁星和降谷零的眼睛。




真的很像呀,都这么饱含温柔的晶晶亮。




“降谷先生,您流血了。”




柯南坐起来,将晕眩的感觉驱逐,小手覆上降谷零正在流血的额角,急切地问:“还有哪里受伤了吗?”




降谷零微笑着摇摇头,他感到很歉疚,带着柯南来到北海道是想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日的,谁知道搞成了这样。




本来22时就该抵达登别了,现在都快零点了,他们还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捡钱包。




“喂!”




海里赤井秀一的声音被海浪掩盖只剩破碎的尾音,柯南跑到护栏边,看到泡在海里的赤井秀一用手指着另一个方向大喊着:“漂过去了!漂过去了!”




柯南和降谷零顺着赤井秀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个白色的旅行包正顺着波浪朝着他们漂过来。这风大浪急,包跟着波浪改变了方向,速度太快,哪怕是赤井秀一都有心无力。




“……那个不是我们的包吗?”柯南后知后觉地焦急起来,跟着包漂浮的方向小跑了几步,“兰送我的护身符、还有降谷先生您送我的书在里面!”




“你呆在这里不要动。”




同样感到人生绝望的降谷零也脱下了外套,追着旅行包的方向跳下了海。




……




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觉得今天有点见鬼的柯南迷茫地使出吃奶的劲,将筋疲力尽的赤井秀一拉上了岸。




凌晨0点10分,天边明月圆满得像大饼。




男人蹲在护栏边,小孩趴在护栏上,看着降谷零在黑色的海浪中向白色旅行包游了过去。




不愧是国家精英,负伤的降谷零仍旧有着良好的体能,他不负众望地靠近了白色旅行包,数次试图抓住它却都失之毫厘。




柯南在岸上心急如焚,他举着手电筒为降谷零照明。终于,旅行包就在降谷零手臂范围以内了。眼看那个身手矫健的男人向目标伸过手去,一个圆润的黑影却突然浮出了海面,游在了降谷零和旅行包的中间。




被海水糊得睁不开眼睛的降谷零一把抓住了它,却觉得这玩意和旅行包的手感不一样。他擦了一把脸仔细看,这粗糙的皮肉和光滑的壳,两个黑溜溜的眼珠子正盯着自己的脸,壳的下面好像还有四肢在蠕动。




……




老天,这是什么东西?




降谷零被这突然出现的东西吓得当场就吐了好多泡泡沉了下去。




岸上的赤井秀一同样无语,那不是他刚善解人意地帮着过了马路的大海龟吗?




怎么就下海了?




错失良机的降谷零再无力回天,又是一阵风刮来,装着他们所有家当的白色旅行包,沐浴着月光,随着风踏着浪,漂走了。






【TBC】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