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緋色柯]大きな僕と小さいな君‧下

和:

※绯色柯/私设如山/原作捏造


※没有产出,只能贴旧文的时候到了!


上篇在這




  赤井秀一向来习惯於瞄准镜下绝对寂静的专注,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注意到自楼梯间一路蜿蜒到他身侧的脚步声。


  他没有抬头,只顾着将当前章节读完,不消片刻就感觉到身侧的沙发凹陷一丁点,没多少身量的小身版靠倚在他身上,在温暖柔软的触感无声的催促下阖上手里的书。


  赤井这才转头看向身侧的男孩。


  从他那角度能瞧见男孩的发漩,一点点的下颔,以及衣摆下一双笔直如幼鹿般的腿,泛着薄红的膝窝和不足一握的小小脚掌,除此之外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红到要滴血的耳廓,可爱的叫人内心发热。




  「怎麽样?」


  「让安室さん去换件衣服,还挺有精神的样子。」


  不丶应该说,有精神过头了,各方面都是……




  让楼上那位得了便宜又卖乖了吧。赤井轻而易举地从男孩的表情中猜到他的未尽之意。


  即便自己早就下了楼,也不难想像适才卧室中可能发生过些什麽。


  男孩总是太过坦然直率了,面对本就狡猾,如今因故缩水後又更加没脸没皮的公安,被三两下调戏得落於下风也不太让他意外。


  赤井这麽想的同时,柯南突然转过头,像一只好奇的宠物那样,仰起脸看着他:「赤井さん刚刚在看什麽?」


  「一个十三岁男孩被人发现光着身子弃置於垃圾场里奄奄一息为开头的故事。」赤井朝他扬了扬手中的原文小说,语气不无打趣:「你有兴趣?」


  兴趣不大,并且与之相反,光是男人的叙述就让柯南不住地皱眉,「我不知道你对这种题材有兴趣。」


  「我没有,但世界上的某些人可能有。」赤井说,伸出一手环过男孩的腰间,好让他坐离自己更近一些:「你们今天不就正巧撞见了。」


  男人一说,柯南不由得想到稍早的案发现场。




  涉谷区人群吵杂的街角丶公安身上流淌出的鲜血以及五步之外持枪男人不怀好意的微笑,只是想到都觉得一阵後怕。


  安室中枪又被枪托击中後脑,他正欲起身回击,就见加害者在眼前被一枪打落手中的M4,这时才发现原来赤井同样跟在附近。


  不等他开口,王牌探员接连几枪准之又准地击中持枪男子的大腿小腿手掌等处,直到确认加害者完全失去行动力後,这才联络了高木与佐藤,接着在不引来骚动的情况下把他和满身鲜血的安室塞进雪弗兰里直奔工藤邸。


  「还好那时候你也在。」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麽办,「安室さん也是,他没事真的……太好了。」


  「所以,放心了?」


  他没有错过男孩自公安出事起就漫溢在眼底的焦虑,期间他总是下意识扣下唇,完全为重伤男人的安危所牵动,与过往冷静无畏的模样全然二致,就算明美的妹妹来过一趟都还无法放心。


  这麽看着忍不住就有些忌妒了,但又对那位公安不顾一切保护男孩的行为感到同等程度的赞许。


  「啊啊。」男孩牵起唇角,将全身的重量都靠到男人身上:「放心了。」




  老实说,柯南反而习惯身上总是因为案件而带上各式各样的大小创伤,但当亲眼看到有人为了保护自己而流血时,那种真切的无力感才是最令他忍无可忍。


  这次是丶上回的连续狙击事件中也……对了,说到世良──


  彷佛想到什麽,名侦探蓦地抬眼,湛蓝双目透过一层镜面,一瞬不瞬地看向面前就算面无表情也不损半分英俊的王牌探员,「这样说来,我也该跟你道歉的。」


  「哦?为什麽?」赤井像有些意外话题的转变般,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问。


  「之前……也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世良受伤了。」先是让妹妹保护,接着又马上收获哥哥的帮助,怎麽想都让柯南觉得亏欠这对兄妹许多,於是心虚地撇开眼,轻声说:「抱歉。」


  男人为这情真意切的道歉怔了怔,眼底随即泛起一抹笑意。


  他伸手牵起男孩纤细的手腕好让他面向自己,接着摘去眼镜,手掌顺着发流抚上柔软光洁的面颊,拇指指腹轻轻滑过的眼角。


  「不用道歉,那是她凭自己个人意志行动的。」


  「我认为她做的很好。」


  男人专注的神色让柯南想说些什麽,张张嘴要开口,一旁就传来了动响。


  「谁做的很好?」安室的少年声自楼梯间传来,他身上带伤动作总是慢了些,费了点功夫才将衣服穿上,刚走下楼就听到赤井那一句。


  他当然不会蠢到误会对方是在夸他,安室边想边径自向柯南看去。


  此时男孩已经收起前一刻的神情,态若自然地应答道:「是之前同样救过我一命的女孩子。」


  「女孩子?」安室马上搜索起脑中对方交友圈中的名字和面孔。


  「嗯,叫世良,是兰的同学,你也见过的。」


  这麽一说,安室回忆起来确实是如此,便没再深究。


  尽管此时带着伤口,安室走来的每一步也不显吃力。


  最後仗着自己缩水,老大不客气地直接坐到了双人沙发上男孩另一侧的位置,接着冲他眨眨眼,用像在宽慰又像诱哄的语气说:「虽然跟我预期的约会不太一样,不过事出突然,也没办法了。」一边将适才赤井交予的牛皮纸袋扔上沙发前的小几。


  受惯性影响,纸袋的内容物滑出了一些,打印整齐的纸叠丶带着两吋正照的加害者资讯,以及一张张年幼孩童遭残酷方法杀害的现场搜证照片。


  「谈谈这次的事件吧?」




  ※




  早先还挂心於公安的安危而无暇进行缜密推理的名侦探,在这之前一直都先入为主地将今日的事件归咎於那神秘犯罪组织:因为男人手上那把军用枪丶因为对方那彷佛盯准自己下手的举动。


  但直到看到眼前资料资料,柯南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是走进了一个思想误区了──对方不是盯准自己,而是盯准他小学生的身分。


  无数照片在茶几上一字排开,一张张都是死状凄惨的模样,背景或者在阴暗的下水道丶或者在罕有行人的巷弄内,照片主角无一例外都是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孩童。


  这是这个月来全东都发生的幼童杀害事件的现场材料和解剖鉴识结果,目前为止的受害者共有五人,都是过去三个月内被通报失踪的对象,因为安情重大,成立专案组专门处理,但迫於上司压力,成员行事畏首畏尾,始终都无法掌握凶嫌行踪。


  一直持续到今日,得知警察厅的公安与在日休假的FBI联手逮住了人,这便马上将所有的材料奉上,冀望他们能找出直指要害的证据,好能证明他与杀害这些孩童的凶手是同一人,以便加以定罪。


  以此为目的,作为警察厅企划课和联邦调查局头脑派的代表,在加上一位被困在孩童身体中的平成福尔摩斯,三人便这麽展开了讨论。


  在这之间,最让柯南感到意外的是身侧两人竟能相安无事,以及在他们愿意共事时展现的惊人效率。


  两人不愧都是所处业界中的菁英,各式各样的观点见解都为他提供了很好的思路,这才得以在没亲眼见到案发现场以及尸体的状况下顺利地推演出一条越来越接近真相的推测。


  然而两人的惊讶并不比柯南来的少,虽然早有预期,也都各自从不同管道得知男孩的真实身份,但却没想到他真的能做到这一步——连现场鉴识都省去,却仿佛亲身去过似的精确推理。


  这场讨论在进展无比顺利的情况下就这麽持续到了深夜。




  「所以说……哈──」眼看马上就要能得出结论,安室打了个哈欠,正想继续说下,却看到男人对自己做出噤声的手势,马上会意到什麽的转头,果然看到不知何时男童已靠在自己肩上睡着了,细幼手心里揣着的照片还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


  也是,都这个点了。


  安室的目光柔软下来,视线从男孩的睡脸看向墙上时钟。


  此时指针指向凌晨一时多一些,一般的小学一年生这时间早就上床睡觉了吧。


  思及此,安室突然从方才的讨论节奏中脱离出来,兀自想像了下小侦探同一般小学生那样按表操课穿着制服背着後包书包,努力吹奏高音直笛的模样,一下子就乐了。


  他看着男孩的睡颜,想动手去抱,动作到一半却顿了顿,总算意识到现在的自己体型太小了,抱不稳妥,加上有伤在身,怕是一不小心就会摔伤对方的。


  切丶只能让他来了。


  於是少年转头给另一张沙发上的男人使个介於『你来吧』和『便宜你了』的眼神。


  赤井早在被对方眼神示意前就一步把小孩捞到怀里。


  明知道这种时候没有第二个选择,但看到眼前男人这动作之熟练,忍不住还是忌妒起来。


  就算缩小成十岁左右的身体,但心底那股竞争意识可不减反增,於是安室冷哼道:「才刚鉴识到一个实例而已,没有想到堂堂FBI王牌狙击手竟然也是个恋童癖。」


  闻言,抱着男孩走在前方的男人恍若未闻,一步也没停下,而是头也不回地回应道:「这话原封不动还给你,可真不想被藉机骗了男童衣服来穿的公安警察这麽说。」


  没有想到自己卧室内的小动作也让人看在眼里的安室有些恼火,但毕竟心底总还是庆幸对方及时赶到,而不好说什麽,算是无声地揭过。


  於是金发少年冷哼一声,跟上抱着小孩走向卧室的男人。




  ※




  尽管再小心翼翼,被放到床上时柯南却仍醒了过来。


  他挣扎地撑开眼,在室内昏暗的光线下勉强分辨出男人的轮廓:「赤井さん?我睡着了?」


  「睡吧,其他的明天再继续。」


  听出男人语气中不容拒绝的意味,本身也早已相当疲惫的男孩点点头,不再坚持地卧回床上,一转身却正好看清身边金发少年褪去上衣钻进他被褥的一幕。


  「难得我缩水到这尺寸,今天一块睡吧?」注意的男孩的视线,安室顺势缠了上来。


  「可是我怕会压到你的伤口……」


  「没事的,我──」他话没说完就让男人打断。


  「是啊,他出问题的部位应该不是伤口。」


  「你说什麽──赤井秀───唔!」安室猛一起身又扯到伤处,却不想落入下风,硬是撑着疼痛瞪向对方,下一秒却让男孩不满的声线数落。


  「不要激动,伤口会裂开的。」见状,男孩不赞同地说,在安室像做错事被训斥的大型犬垂下脑袋的那一刻,柯南又转过头去,同样给了一边正牵起唇角的男人一个不赞同的眼神:「赤井さん也是。」


  「好,我听你的。」赤井从善如流,又让慢了一步的那位不满起来。


  「讲的好像我不听似的──」撇撇嘴嘟嚷道。


  「你还要不要睡了?」


  瞬间噤声。


  「……」要啦。


  见到男孩总算首肯的下一秒,安室就像夏令营被小主人放在老家一个月没见的大狗一样蹭过去,手脚并用地环着他,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蹭了蹭,准备入睡前想到自己遗忘了什麽,这才抬头看向还站在床缘的男人一眼:「你还在这干嘛?快走吧,出去後记得带上门。」


  没有搭里旁边那条明明受了伤还凶得不行的狗,赤井只是兀自将目光放到一脸惺忪的小侦探脸上,还没阖上眼的男孩回视他,说:「晚安,赤井さん。」


  「晚安,男孩。」让那对湿漉漉的湛蓝眼珠看了一会儿,接着倾身上前,在男孩身後的狂犬反应过来前,在他细幼的面颊落下一吻。




  我要是伤好了一定马上给他一拳狠的。


  这画面让安室看的牙痒痒,但身边的男孩眼看着就是要睡着了,深怕将人吵醒而轻举往动的金发少年也就暗自咬咬牙,冷哼一声,决定把这帐放到改日再算,在天敌把房门带上後也凑过去,在男孩的另一边面颊亲了亲,轻声说:「晚安,柯南君。」


  闻声,男孩再次撑开眼,对他笑了笑,在棉被底下牵住他的手,模糊道:「晚安,零さん。」




  ※




  翌日清晨六时。


  果如宫野志保预测的,清醒时他已经恢复成原本的体型了。


  安室坐起身,什麽都没来得及做,只顾着看大把透明朝曦眷顾在身侧男孩的睡颜上。


  心下一动,撩起男孩额前的碎发,凑上去蹭了一吻。


  轻手轻脚地半掩上门版,走下楼时果不其然在沙发背上看到那道背影。


  安室径自走过去,却没坐下,而是背向对方,椅在他身後的沙发背上。


  「他呢?」好半晌,对方的声音才从身後传来。


  「还在睡,昨天大概累得狠了。」没吃晚餐,用脑过度,睡眠不足,何况还抽了五白毫升的鲜血。


  不经意地看向手腕,一晚过去输血的痕迹已几不可见,但他却永远都会记得的,男孩给了自己半升血。


  「不意外,你昨天把他吓得不轻。」


  「说的像我愿意似的。」安室不以为意地冷哼。


  「不过我也得感谢你。」赤井仿佛没有听到那声似,自顾自地说:「为你昨天做的一切。」


  「切。」安室知道对方是指保护了男童的事,听了却还是不大爽快。


  不是为了被你感谢而保护他好吗,这混蛋。


  上一刻还骂骂咧咧的,但下一秒,转念间一个念头在脑中成形,他沉默了一下,依旧没有回头,只是不动声色地开口:「上回你说,你对我感到抱歉是吗?」


  「是,如果安室君想要我为苏格兰的事道歉,我可──」


  「我不用你道歉。」安室飞快地打断道,然後听到自己用再冷静不过的声音,向对方索要一个明码实价的报偿:「只要你发誓,从今以後别再打他的主意,我就原谅你。」


  闻言,王牌狙击手稳之又稳的手一抖,烟灰便落到地毯上。


  他顺手将菸头捻熄,沉默一会儿,然後忍不住笑了:「你这盘算想多久了?。」


  见他不置可否,公安立马转头,恶狠狠地盯着他追问道:「答案呢?」


  赤井同样回过头,视线交汇的瞬间,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到同样的意味。


  「就算你再多问几次,答案也永远都是不。」


  好家伙。


  空气一时凝滞,两人就这样僵持着,都没有作声,直到一道细微可爱的足音由远而近传来。




  「……一大早的,你们在做什麽?」


  「不丶没什麽。」


  「是大人的秘密喔。」




  切丶狡猾的大人。


  看着两位明显私下达成某些不可告人协议的男人,柯南知道就是自己追根究柢也不一定能从他俩口中得到什麽有用资讯。


  不过,这样比较有趣吧。


  瞬间被这挑战性极高的目标挑起兴趣的侦探饶有兴趣的来回在两人脸上打量了趟,正想说些什麽,身体却突然腾空离地。


  不等柯南多说些什麽,恢复原装的公安一步上前就把人抱起,然後示威似地瞟了一旁的FBI一眼。


  「还是这样最好了。」猛地把人抱起後蹭了蹭脸颊的安室眯眼问:「对吧?」


  但男孩显然不这麽认为:「放我下来,你伤口会裂开啦!」


  「没事丶没事,这种小伤我很习惯了。」安室笑着说,而且,比起伤口裂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家伙抱着男孩才更让他无法接受。




  「对了,柯南君饿了吗?昨天委屈你在这都得吃FBI难以入口的食物,今天就让我来做早餐吧。」


  「抱着我要怎麽做?」


  「当然就由身为公安的我来指挥FBI做罗──」


  「那不如让我抱着他,你自己做完再从厨房出来?」


  「你当我是佣人吗赤井秀一──!?」






  他们谁都没有退出的打算,於是只能达成共识了──其一,在男孩真正做出选择之前,他们会一块保护他的,其二,在这之间,他们所有的行动都各凭本事。




FIN.


我好好奇,到底有没有跟我一样乱吃ALL新/ALL柯的姑娘,可以跟我说说温暖我吗!?(是多欠温暖



评论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