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小星芒「透新/M22零之执行官联动文/原著向/HE」

檩茶Ricardo:


冰冷的地下室。


少年慢慢的下着楼梯,「嗒、嗒、嗒」的脚步声在这个孤寂的地下室中尤为明显。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身处这个地下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内心隐隐不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围环境阴冷,他的脚步也移动得很艰难。


心跳得越来越快,呼吸变得越发的艰难,却不是因为地下室的空气稀薄,而是源于内心那莫名的害怕。


为什么……自己……会害怕?


少年不知道,他在心里问了一万遍为什么,却都没有答案,脑子也似乎因为什么而像一团浆糊一样,却在意识到了什么以后,脚步顿了一下。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少年连忙顺着血腥的味道跑了过去,呼吸很困难,真的很困难,只是跑了几步,少年就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要转过一个拐角。


少年愣了一下,看着那个拐弯处,他却忽然间不敢踏足过去,浑身也在发颤,额头也在冒着汗,呼吸越发的沉重和急促——似乎潜意识都在告诉自己,究竟出了什么事。


艰难地步伐,终于迈出了的步伐,却在转身,看向前方的那一刻,瞳孔皱缩。


「……零君!零君!」


倒在地上的是……伤口还在渗着血的安室透。


少年连忙跑过去,步伐太急切差点儿让他摔倒,他想知道安室透还有没有意识,却不敢太过用力的摇着安室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在少年不敢置信的焦急的眼神下,安室透咳嗽了几下,却又咳出了血,睁开自己的眼眸,映入的是少年惊慌失措的模样,笑了一下,伸出手,似乎是想摸摸少年的头,却在半途中放下。


他想起……自己的手上沾上了自己的血,会把少年的头弄脏的。


「零君!零君!」少年企图起身寻找着自己可找得到的紧急救助物品,却在下一刻,被安室透阻止了:「来不及了……我已经失血超过三分之一了……咳咳……」


「不,不是这样的!零君你坚持住……坚持住啊!」很令人惊讶的事,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他都没流过泪,就在看到安室透生命垂危的那一刻,泪水却湿了眼眶,流了下来。


安室透居然是笑了出声。


「新一君……」


少年愣了一下,泪水也划过了脸庞,他看着安室透缓缓合上的双眼,仿佛即将定格的笑容。


「能在死前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不!!!!!!!!”柯南睁开了眼,跳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在波洛咖啡馆。


再一感知,柯南却发现自己居然浑身都是汗水,额头上更不用说了,而腿还在打着哆嗦。


喝下午茶的客人也被柯南的大喊给吓到了,虽然客人并不多,柯南连忙笑着道了歉,却在下一刻,看到安室透跑了过来,有些急切的问:“柯南君,你怎么了?刚刚……”


“我……”柯南看到了安室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是略略放心,刚想告诉安室透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可是……


“安室先生,我要的咖啡……”有个女顾客看见安室透出来了,连忙问。


“哦,好的,你等一下。”安室透对着那个女顾客笑了一下,转过身去看着柯南,柯南却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就是……做了个梦,安室先生你去忙吧。”


安室透还是有些不放心柯南,微微蹲下来让自己跟坐在椅子上的柯南平视,问:“真的没有什么吗?你额头上满是汗水。难道是个噩梦吗?”


柯南看着安室透,安室透看着柯南,柯南的蓝色眼眸中映入了安室透的疑惑和些微的着急,柯南笑了下,用手招呼着让安室透靠近些,然后脸微微红了红,在安室透额头上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然后说:“我没事的啦,安室先生先去工作吧。”


安室透没想到柯南居然会主动的吻自己,脸也红了红,但是看着柯南笑着的脸红的模样,心情大好,点了点头,然后说:“那柯南君要来点儿什么呢?”


“嗯……”柯南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我来一份柠檬派。”


“好,柯南君稍等一下。”安室透走之前居然是也吻了柯南额头一下,还对柯南眨了眨眼睛。


嘶——柯南感觉自己的头上正在冒烟,可是却在下一刻想起了那个可怕的梦以后,所有的欣喜都被吹散了,他低垂着头,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难道说……这个梦暗示着什么吗?


柯南低着头,想着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了,很快的,今年快要过去了,而新的一年就要来了……


这些事情听起来不是很美好吗,怎么会做这种那么不吉利的梦?


柯南不知道,但是心里还是有个角落在隐隐作痛。


而安室透并没有真的没把柯南做梦的事情没有放在心上,他回头看了柯南一眼,却在发现柯南垂着头一脸难过的时候愣了愣。


为什么……为什么柯南君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那种堪称痛苦的表情是安室透之前完完全全没有看过的,那种沮丧颓废的感觉是安室透之前完完全全没有从柯南身上感觉过的,无论是自信、开心他都见过,唯独就是没见过柯南那么害怕的表情。


他究竟……梦到了什么?


是什么能够让他那么害怕,那么痛苦?


安室透决心,把柯南君的柠檬派做完就陪他聊一下,让小梓顶班,自己这一天的工资就不要了。


端着客人点的咖啡和柯南的柠檬派以后,安室透跟小梓交代了下,然后径直端着咖啡到客人那里,把咖啡给客人以后,拿着柠檬派来到了柯南面前。


柯南似乎对安室透的速度之快感到十分的惊讶,抬起头来。


安室透也看到了柯南眼中的讶异,却没有什么解释的意思,把柠檬派递给柯南,柯南也不客气,直接开始吃了起来。


安室透看着柯南吃着柠檬派,眼神中与和组织对抗或者执行任务的那种严肃认真都化为了温柔,他喜欢看着柯南在那边吃自己做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哪怕柯南的注意力完全在吃什么也丝毫不会影响他欣赏柯南吃东西的心情。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要想留住一个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而安室透很显然并不担心这些,他也知道这句话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那么简单,他现在做的,无非就是让柯南尽可能的感受到温暖,然后……


让他靠近自己一些,再靠近一些,把这个小小的男孩据为己有。


柯南似乎也不在意被安室透盯着看,仍然是吃着柠檬派,经历过刚才的那个梦以后,现在的他更珍惜和安室先生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但是……他不善于表达。


分外尴尬。


而在柯南吃完柠檬派以后,嘴边残留着柠檬派也是没能逃过安室透的眼睛,一张纸巾慢慢地擦着柯南的嘴,让柯南更脸红的事,他还用头顶着自己的额头一下才离开。


柯南好想提醒一下安室透这里是咖啡馆,算是公共区域,但是安室透却忽然间问:“你早上做了什么梦?”


一句话噎住了柯南。


柯南脸红的余韵尚存,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微微皱着眉头让安室透有些看不懂。


“没什么……”柯南摇了摇头,然后起身,说:“安室先生你继续工作吧。”


“我想带你去玩,可以吗。”安室透居然是把柯南抱了起来,说。


“可是安室先生的工作……”柯南下意识想要挣扎,却发现抱住他的是安室透,索性就任由安室透抱着了。


“没事,我今天请假。”安室透说完以后,摸了摸柯南的头,从柯南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丝恬适以后,说:“怎么样,柯南君?”


柯南点了点头。


“好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安室透听完柯南忐忑的诉说着那个噩梦,点了点头,微笑着。


“……你还笑得出来?”柯南惊讶的看着微笑着的安室透,安室透却笑着说:“柯南君那么担心我,我难道不该感到高兴吗?而且……”看着柯南有些无奈的脸庞,安室透说:“这样我不就可以有所准备了吗,地下室什么的我记住了。”


“可……可是……”柯南看着安室透根本没多放在心上的模样,还是有些担心。


“你不相信我?”安室透停了下来,看着柯南。


“没有……我只是担心……”柯南低下头,却又想到那个梦里面,安室透躺在血泊里,笑着对自己说:“能在死之前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呢,害怕我被人谋害倒在血泊里。”安室透居然是随意的用双手抱着后脑勺,看着天空。


“我没有!我只是真的太……”柯南说着说着,脸就红了。


“太什么?”安室透似乎知道柯南想说些什么,因为很显然,柯南似乎是想接“担心你”之类的话,却在下一刻,看到了柯南认真的眼神。


“我这几天住在安室先生那里吧。”柯南一说完,安室透和柯南都愣了一下。


柯南愣住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提出的请求太过于鲁莽了,完完全全不知道安室先生是否方便的情况下住到他家……而且小兰那里也还没交代好。


安室透愣住的原因是因为柯南居然会为了他的安全跟他住在一起,说:“可是你不是要上下课吗?毛利小姐那里也没有说吧……”


柯南点了点头,而安室透蹲下来,刮了下柯南的鼻子,笑着说。


“这可不像你哦,柯南君。”


柯南微微愣神,想来也是,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帮助安室透的他有点儿沮丧,这个身体……这个小小的身体……


唉。


“可是……!”柯南还想说些什么,安室透接着走,说:“你就放心吧,我都能在组织里面潜伏那么久,他们想杀我不付出点儿什么也做不到啊,而且……”


周围的树叶慢慢地落下,安室透回过头来,说:“我还有要守护的人,才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


忽然间刮来了一阵风,落叶随着风的脚步飞扬盘旋,而风也惊动了树上和地平线上的鸟,鸟拍打着翅膀向上飞,安室透看着柯南,嘴角微翘,眼中映出了柯南的影子。


柯南别扭的扭过了头,看向一旁的地上,却发现地上的落叶也随着气旋的指引交缠着,又慢慢地扭了回去,却发现安室透还是在那里看着自己,脸红的余韵越发加深,慢慢伸出一只手,然后说:“我们走吧,柯南君。”


“嗯!”柯南把手搭在了安室透的手上,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在落英缤纷的小路上,道路上的那两个人慢慢地走远,变成了两个小点。




等他们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而安室透带着柯南来的时候,正是繁星璀璨的时候。


柯南知道安室透肯定跟小兰他们说过了,所以才会放心的带自己来这里,而看着山脚下的那个帐篷就知道安室透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而他们现在,站在帐篷前十几米的地方,帐篷旁边的几米处还点着篝火,秋高气爽的日子却在晚上显得有点儿冷。


还好安室透准备了相对而言厚的大衣,拿了一件,亲自给柯南穿上,另外一件给自己穿上。


柯南一开始还有些困惑,为什么安室先生会把自己带来这里来,夜晚的话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为什么安室透还会选择带自己过来。


直到看到这满空繁星,听到蟋蟀的声音,感受着风的抚摸,柯南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知道,柯南君有许多秘密,但是我相信柯南君,因为我知道柯南君会告诉我。”安室透看着星空,说。


柯南知道安室透指的是什么,但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说:“其实我也很信任安室先生,每次都觉得……安室先生总能让我感到安心。”


安室透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然后看着星星,牵着柯南的手却一直没有放开过,说:“所以也请柯南相信我,不要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我说过我还有我要守护的人。”


听到这忽然间一长串的类似告白的句子,柯南感觉到自己的脸变得有点儿烫,而安室透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说:“柯南君脸红了。”


“哪……哪有!”柯南心想安室先生怎么知道的,安室透却说:“你心虚了,黑灯瞎火的,我又看不见。”


好吧……柯南挫败。


又看了一会儿,就在两个人的氛围显得很尴尬的时候,安室透问柯南:“那柯南君想知道我的事情吗?”


“想,可是我知道安室先生不会很快就告诉我的。”柯南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是啊,那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一个晚上可说不完,”安室透不可置否的抱着柯南走向了火篝边,说,“不过我们以后的日子很长,可以慢慢说。”


“嗯,我也会把自己的故事告诉安室先生的!”柯南话音刚落,一颗绿色的流星划过天际,让安室透和柯南都惊呆了,事实上,那颗绿色的流星旁边还紧紧跟随着蓝色的流星,绿色和蓝色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弧线。


“你不觉得那个很像我们吗?”安室透在柯南看呆的时候,却忽然间把柯南抱了起来,然后举起,说:“这样看看得更清楚。”


“嗯?怎么说?”柯南也不客气,看着那两颗流星,说。


“如果我是那颗绿色的流星,那么柯南君就是那个蓝色的流星,而且他们两个还挨靠得很近。”安室透看着流星,说。


柯南的脸似乎红得停不下来了,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周围环境,嗯,他们也的确是靠得很近,安室先生抱着自己看流星,无疑是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种流星很罕见,我们许个愿吧,安室先生?”被举起的柯南看着流星,说。


“我已经许过愿了,虽然我不相信命运。”安室透淡淡的笑了笑,真可惜柯南看不到。


“看来我们想得一样啊,安室先生,我刚刚也许了愿。”柯南说完以后,安室透却说:“我许的愿是,我希望能够跟我要守护的惟一一个人在一起,想要跟柯南君一起走过未来的每一步。”


说完以后,满意的捕捉到了柯南转过身去的动作,柯南说:“安室先生要不要这么肉麻……”


“本来就是真心话。”安室透笑了笑,说:“到你了,你许的愿望是什么。”


似乎是害怕柯南不敢说,安室透说:“虽然我不疑神疑鬼,但是如果柯南君认为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那你不说也可以。”


柯南翻了翻白眼,说:“我看起来像是那样的人吗?我啊,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和安室先生在一起。”


两颗流星似乎是直线落地的,却又在空中留下了长长的弧线,柯南说完以后就惊呆了,以至于被安室透揽入怀中都丝毫不知。


“那么,新的一年很快就要来了,我们彼此都要加油啊。”安室透抱着柯南看着那两颗流星,说,公主抱却丝毫没让柯南感觉有什么,因为他对公主抱这个概念一无所知。


“嗯!一起加油!呃……为了消灭黑衣组织而努力!”说完以后,柯南似乎觉得有点儿尴尬,却又觉得安室透的怀抱很温暖,索性往安室透的怀里更靠近了一点儿。




Fin.

评论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