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王嘉尔‖苍井翔太‖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透新】混蛋!(万圣节贺文,这是糖!这是糖!这是糖!一定要看下去!)

飒影&顾枫痕:

  新一从沙发上醒了过来,揉了揉太阳穴,脸色略微的发白泛青,不知道是休息得不太好还是身体不舒服。


  昨晚在沙发上看书,居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而且昨晚也睡得有点晚,很少睡得那么晚,还是不太适应啊,本能的就顺着以前被那个人养好的生物钟就醒了过来。


  新一捡起了原本应该在手里而现在掉到地上的《福尔摩斯》,从沙发上下来了,从冰箱里面拿出了已经被冻僵了的柠檬派,戳了两下,确定不能吃了,才如可奈何的把以往最喜爱的美食给扔进了垃圾篓里面。 


  嗯...新一翻找了厨房好一阵子,只能找到到一盒放在冰箱里面近半个多月的牛奶,除了这一盒牛奶,冰箱已经空了近一个多月了。


  新一吸着冰冷的牛奶,目光突然移向了茶几正中的花瓶,花瓶里的那四朵粉色的玫瑰花,当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求店员要了已经被做成保鲜花的花,现在.....总算明白了。


  突然有股冰冷和牛奶一同蔓延到了心脏,突然想起了最近一次填满冰箱还是一个半月前的事情呢,他真的好怀念啊....


  那一次,他同样的小小的熬夜了一下,因为前一天晚上,那个家伙因为工作的事情紧急出勤,结果弄到了他想熬夜等到他回来都没有等到...虽然还没有到凌晨一点。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他因为睡在了特别暖和的地方,难得的醒得比以往晚好多,却被那个家伙笑嘻嘻的从床上挖了起来,美名其曰的出去约会,顺便去逛商超,补补生活用品和他的储备粮。


  两个人,一同出门,穿着他特意挑选出来的情侣装,那个厚脸皮的家伙还死皮赖脸的拉着他的手不放,还笑得那么灿烂,弄得走在路上他都觉得尴尬,虽然路上人们并没有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一起,两只手死死的扣在一起,另一只手,一人负责提东西,一人负责把东西从货架上取下来。他就纯粹的生活白痴,这些东西他都不懂,身旁的那个男人说要什么,他就伸手拿下来,放进购物篮里面。


  那一次,他好像有做准备的样子,买了好多的生活用品,有牙膏牙刷、换洗毛巾,吃得牛奶、饼干、水果这些必不可少,还有很少吃过的即食面,还拉着他去了服装店里面买了好几套的季节更换衣物,还有鞋子什么的,全套全套的买了。现在想起来,才发现那个男人是为了现在做准备,为了他这个被他养叼了的恋人,为了他的离开而做准备。


  抽了抽有些堵塞的鼻子,发现自己有些感冒了,可能是昨晚在沙发上睡着了,着凉了吧。


  把空空的牛奶盒子扔进垃圾篓里面,坐了一会,打算去毛利侦探事务所下面那个最熟悉的咖啡厅里面解决早饭问题。


  品着没有想象中的那个味道的冰咖啡,吃着没有想象中的那个味道的柠檬派和咖啡厅的招牌三明治,新一默默的垂下了眼睛。


  刚刚女店员问他,那个曾经也在这里工作、和他关系特别好的男人去哪了,已经好久没有见他来上班了。


  他说他不知道。


  女店员一脸可惜又担心的离开了,继续工作去了。


  其实,他知道、也不知道,因为那个男人离开了,他自己离开了,把他一个人给扔下了。


  解决完了早饭问题,又去书店里晃荡好久,当抬头的时候已经天色渐暗,去了商超买了一些食物回家,一路上昏昏沉沉的,回到了家里,模模糊糊的喝了一杯热水,然后就在沙发上躺了下了了,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新一,走,我们去花店。”


  “新一,我们要粉色的玫瑰好不好。”


  “新一,这个你喜欢吗?喜欢的话可以一起包了。”


  “新一,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吧,东西太重了会勒到你的手很疼的。”


  “新一,不要看着别人啦,头都转过去了,我都看不到你了。”


  “新一,书买回去吧,回家一起看。”


  “新一,今晚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尽管说。对了!晚饭照旧不能柠檬派解决,否则我扣了你一个星期的柠檬派。”


  “新一,菜买好了。”


  “新一,走吧,回家啦。”


  这是,一个半月前,最后一起去购物的那天....


  手里提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袋,原本是往家的方向走的,却被那个家伙突然拉去了花店,定了四朵粉色的玫瑰,说要在一个星期后送到他们家里。


  混蛋......你就这么的把我扔下了,你想让我怎么办....我已经被你养叼了啊.....


  混蛋......说走就走,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意见?!


  混蛋......你还欠着我一辈子的柠檬派和冰咖啡呢....之前答应的说要学做中国的小笼包的,现在都还没有吃上呢!


  混蛋......我好想吃你做的三明治啊....


  混蛋......你不在,我什么都吃不香了....


  混蛋......


  ......我想你了


 


 


 


 


 


 


 


 


 


 


 


 


 


 


 


 


  “叮咚——叮咚——叮咚——”


  被门铃吵醒的新一,带着还没干透的泪痕光着脚直接去开了门。


  迷迷糊糊的打开了门,还没看清是谁,就被迷迷糊糊的拉着跑了,他只知道拉着他的手的那只大手,很暖和很有力,给他带来了久违的安全感,莫名奇妙的就跟着这个人跑了。


  被那个人拉着跑向最近的公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公园里面一群人围在一起,走近了却发现有部分的都是很熟悉的朋友。


  被那个人拉着进走了一堆人的中间,中间被一排的蜡烛和玫瑰围着,等站定后,新一才慢慢的恢复清醒,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咳咳...新一。”突然走出了一个手里捧着一大团花的男人,把那一大束花送到他的手上,在蜡烛那微妙的火光下,新一才看清楚了那是谁,是那个消失已久的混蛋!


  “新一,虽然我知道这样子有点突然,但是,我忍不住了......”那个男人突然在他面前跪了下来,还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递到了他的面前,还大声的问道:“新一,你愿意同意我的求婚吗?”


  原本因为身体不舒服而不太清晰的新一,一下子被那个混蛋给弄懵了,一下子脑袋里全是浆糊,愣在那里了。


  安室透,不,降谷零很紧张的看着面前的那个男孩,他怕他不答应,怕他没有同意他的求婚,怕他不能在一起生活了,原本以聪明理智、观察力极强而传名的公安王牌降谷零在这个时候,只是一个紧张的手心都在流汗发抖的普通男人。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突然围观的群众们不约而同的喊起来了,这种事情,喜闻乐见。


   被众人在呼声而反应过来的新一,震了一下,抓了抓手心,紧了紧抱着花束的手臂,闭着眼紧张而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直很紧张的降谷零在看到心上人的微动作后,高兴的站了起来,一把冲上去把人给抱住了,还特别顺手的把盒子里的戒指在那一瞬间给人套上。


   混蛋!新一狠狠的骂了一声后,扑了上去,对着降谷零的嘴巴一下子啃了上去。


   “哇——”“哦——”一下子各种起哄的声音。


   第一次见到主动的新一的降谷零还愣了一下,伸出右手扣住人的后脑勺,下一秒就将主动权给抢了回来,啃咬着心上人的嘴唇,而后缠绕上人的舌,把人逼得无处可逃。


   突然怀中的人好像没了力气一样,软倒在他的怀里,原本被侧捧着的花束也掉到了地上,一下子,时间好似停止了,众人瞬间安静了。


   降谷零差点失去理智的摸上新一的脸,想要看看他是怎么了,在触碰到脸的时候,再摸了一把滚烫的额头,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赶紧叫过来帮忙的手下去开车过来,看着旁边有护住新一的人了,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紧紧的裹到了人身上。


   该死的,他怎么没有发现他居然发高烧了,居然还让他穿得那么单薄就出了门。突然看到了光着的脚丫,才发现新一连鞋子都没有穿就被他扯出了门。


   这下子,降谷零恨不得刮自己一嘴巴,真是该死的,干嘛有事没事把他拉出门,怎么这种事情就不能在家里弄呢!要出来也至少把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再出来啊!


   如果不是车的到来,估计降谷零就要将给埋了,以往含着怕化捧着怕摔的宝贝,现在却因为他而晕倒了,真的该死。


 


  “降谷先生...”


  “都已经答应嫁给我了,怎么还这样叫。”降谷零手里端着一碗煮的恰到好处的粥给人喂着。


   “可是,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居然!”新一因为这件事情跟面前这个奸商生了好几次期呢。


   “可是你连戒指都戴上了,怎么,还想反悔吗?”


“哼....还有!你那失踪的一个多月去哪了!别告诉我就知道为了这件事而消失这么久。”说起这个新一就更气了。


“那个啊......因为上级突然发了进击任务过来,我又不想让你担心,所以就没有说清楚...不过我不是给你留了张纸条吗,说了我只是需要出差了吗?没看到吗?”


  “没有!”


  “那应该是被你的书给压到了。所以才没有看到的。”


   新一一脸怀疑的看着降谷零,在新一高烧退后,确定只需要回家静养后才出了院。


   两夫夫手牵着手走向两人的家,新一手上的那颗戒指带着幸福的希望,预示着两人新的开始。


  “新一,我就说嘛,纸条被你的书给压住了。书不要到处乱放嘛。”


  “我哪里有乱放了,只不过睡觉之前习惯性的就把书放在那里了。”


  “零君,那买那么多玫瑰干嘛,家里全都放满了,怎么不送一些给别人。|”


  “不行,那些花都有他的意义,你知道吗?玫瑰花的花语,那四朵的粉色的玫瑰代表着我对你的愛的宣言。八朵白玫瑰代表着我对你离开那么久的道歉,还有那999朵红色玫瑰....新一,我对你那无尽的爱,天长地久,爱无休止长相厮守,长相厮守....”


   “别给我念台词,走开。”降谷零的话让他不由自主的红了脸,为了制止人继续说下去,把枕头扔到了人的脸上。


  “还有啊,新一,我出去的这个月,你到底吃了什么,我给你买的那些储备粮吃完了吃了什么?”对于这个料理白痴,降谷零对于媳妇的早中晚饭怎么解决的特别重视。


  “我出去外面吃啊...”新一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看了看。


  “嗯哼?”


  “好啦,我是有的时候没有吃啦,有的时候只吃了即食面......”新一在降谷零那目光下越说越心虚,一下子把被子蒙过头,说到:“我要睡觉了,别吵我!”


   降谷零表示,媳妇,不好养。








通宵赶出来的,好困啊,冒着发烧的危险码着字,因为灵感充足,一下子就码完了。


晚安啦,好困啊


你们别打啊我啊!

评论

热度(96)

  1. 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飒影&顾枫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