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柯南同人】追逐流星去见你。(安柯 降新)

翻译存档处:

【无授翻】【安柯 降新】追逐流星去见你。(一发完)


原文id:6847649


作者:kevin


翻译:我


说明:


***这里的翻译都是没授权的***


从安柯到降新的清水腐向同人,当做友情向看也没问题,略少女的文笔,全文降谷视角,结束得略突然。


******正文分割线******


《追逐流星去见你。》


最近,每晚都会做这样的梦。


俩人仿佛密谈一样交头接耳,匿笑着聊一些只有彼此知道的日常小事。和他的交往仅有短短数月,对于极端缺少人际交往的自己来说,有如做梦般快乐。


奇迹的少年。外表明明只是个小学生,一开口却展露出不输给成年人的智谋。他所拥有的那份信念也好行动力也好,全都看不出只是个孩子而已。


降谷将他,摆在『安室透』最重要的朋友这个位置上。在组织卧底的公安;在咖啡店打工的私人侦探。拥有多重身份的自己,基本上每时每刻都得紧绷神经。而他不仅剥开了自己的层层伪装,还不断地缩短距离,让自己卸下心防,甚至成为了『安室透』心灵的支柱。


被自己常年卧底的组织称为“银色子弹”的他,在和组织的决战中被击中心脏附近,陷入了昏迷。在一切尘埃落地后,他被紧急送往医院,经过数日仍没有恢复意识的迹象。


然而几周后,他却从病房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生日?”


“对,是下个月吧?”


“那还早着呢。”


柜台最中间的位置。自从他知道了安室的真实身份后,那里就成了他的专座。


小小一个爬上高凳后,端坐下的样子,就连大人们看了也忍俊不禁,或许都成店里的一道风景线了。


安室对坐在老位置的少年苦笑着说:


“别这么说嘛,有什么想要的趁现在告诉我嘛。”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


“什么都可以哦,说说看?”


想为这个朋友做点什么。


在安室半强迫的催促下,少年有些困扰地游移起视线。


看来没什么物质要求的少年,露出一副比在现场推理还要烦恼的表情四下张望。


然后突然,他的视线定格在了某一处,接着他抬起微亮的双眼看向安室。


“那我想要咖啡~”


“咖啡?”


“嗯!安室哥哥你要推理出我的喜好,然后调出我喜欢的特调混合咖啡!”


还真像他才会有的突发奇想。


“有没有什么提示啊?”


“提示嘛……就是平常的我。只要注意观察平常的我的言行,可能就会知道答案哦~”


“……看来又是个棘手事件呢。”


“不过,我觉得是安室哥哥的话,一定能解决的。”


梦的最后,总是定格在他的笑脸上。


即使成功瓦解掉组织,也并不代表一切就真的划上了休止符。核心部分虽然被瓦解,但还有一大堆余党没有解决。再加上降谷除了组织相关任务还身兼其他工作。分身乏术的自己,就连睡眠时间都被牺牲了。


梦到少年,是从他消失后开始的。


据说人在弥留之际眼前会像走马灯一样回放自己的一生。同样的,越是失去的东西,残留的记忆也就越鲜明。那大概是忘不掉,又或者是不想忘的愿望实在太强烈了导致的吧。


“安室先生……你真的要走吗?”


突然的询问让在柜台做开店准备的安室抬起了头,握着扫帚的梓一脸遗憾地站在大堂看着他。


“是啊…其实我也希望能继续在这做事。”


“那就…!”


“不过事与愿违。你看我都这个年纪了,常被人说即使是侦探,也得找份固定工作才行。”


“或许是这样没错……”


安室对梓和店长都没有吐露任何真相。


这么做或许不仅是不想将他们卷入事端,也有希望能在他们心中留下自己身为『安室透』的痕迹这个想法吧。


这短短的几个月,多亏有好心的店长和梓,让这里成为了安室某种意义上的避风港。即使是以虚假身份构筑起的交际,在这儿建立起的关系,也仍会是深藏在他心底的重要宝物。


“柯南他也……若是、若是他回来了,看到安室先生你不在了也一定……”


“他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嗯……?”


“因为那个孩子,是个坚强的孩子啊。”


而且自己对他来说,也只是无足轻重的存在而已。


虽然对安室来说,少年是特别的存在。但是对少年来说,自己或许只能算是为了瓦解组织而拿到手的一张牌罢了。至于少年本人有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则不清楚。


但是梓看起来却无法认同。


“但是…柯南他和安室先生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看起来特别地开心。”


那是,住在楼上的毛利父女也未曾得见,既不是大人也不是孩子,仅属于他的表情。


“…明天就是了。”


“明天…?”


“柯南他的,生日。”


对世人来说,明天仅仅代表着黄金周假期放了一半。


与外界因黄金周而喧嚣的气氛相反,白罗里的空气静谧地流逝着。


“…其实我和他,许下了一个约定。”


“约、定?”


“对。……我们约好,在他生日那天,揭晓谜底。”


那是,那天他对安室说的话。


『谜底揭晓的日子就定在我的生日吧。等那天,安室哥哥你要做好混合咖啡给我喝哦。』


大骗子。







“你看什么看得这么津津有味的呀?柯南”


趁着客人少忙里偷闲的安室,瞄了一下少年摊开的书。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指夹住读到的那页,然后合上书给安室看。封面上写着大大的《寻找星座吧》的标题。


“…星座的书?”


“说是叫我观察。”


听到少年生硬的语气,安室没忍住喷笑了出来。少年大概不高兴了,他抬头死死瞪着安室。


“哈哈,抱歉抱歉!我就是觉得你也是个小学生啊~”


“你在耍我吗?”


“怎么会~”


安室一边搅拌着咖啡一边仍笑眯眯的:


“你有时候看起来比我还像个大人,所以看到你也会做些小学生才会有的举动,总觉得安心了呢。”


自己也知道是强词夺理。


少年他,很明显不仅仅只是个孩子而已。虽然安室并未探究过他的真实身份,但除非安室自己查明真相,否则以少年的性格是不会坦白的吧。虽然俩人相交甚短,但安室还是知道的。


“你可真矛盾呢,明明在案发现场从来没把我当孩子看过。”


“那是因为你有那个能力呀,当然不是客套话。”


“是吗?”


少年语含不满地将视线再次转移到书上,入眼的文字让他一愣。接着他微微地露出使坏的笑容:


“安室哥哥呀,你知道‘乌鸦座’的传说吗?”


“啊啊,是说谎的乌鸦的故事对吧?”


虽然众说纷纭,但一般还是以希腊神话里乌鸦是太阳神阿波罗的使者这一说法为准。拥有银色的羽毛,会说人话的鸟,骗阿波罗说他的妻子库鲁妮丝红杏出墙。气头上的阿波罗马上赶过去想要杀掉奸夫,却不想射出去的箭竟误杀了库鲁妮丝。


察觉到乌鸦的谎言的阿波罗,盛怒之下夺走了乌鸦说话的能力,并将它美丽的银色羽毛变成黑炭一般的颜色,最后还将它钉在了空中。


“『骗子乌鸦』啊,简直就是在说安室哥哥嘛~”


“……我可不会撒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谎。”


安室为难地笑了笑,将泡好的咖啡递过去。


“而且要说到撒谎骗人,大家彼此彼此吧?江户川柯南小弟弟?”


本来打算使坏反击的,却不想又被扳回一局。


少年好像被安室的笑意感染了一样也笑了起来。


“那就当做,我们俩的星座吧。”




等到咖啡壶发出呼哧呼哧的声响,降谷才如梦初醒一样抬起头。


看来是被今早的梦给绊住了。


慢慢地搅拌着咖啡,苦涩渐渐染上他的脸庞。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打烊的白罗。


对安室透来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上班。


之所以把最后一天上班定在他生日的这天,其实也是因为心底还抱有小小的期待吧。但直到最后,他也没有出现。


降谷知道少年毁约了。


即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动手泡起了咖啡,真是不懂死心的男人啊,连自己都这么觉得。


“真香啊。”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打断了降谷的神游。


敞开的店门口,站着一个帽子压得很低探头探脑似的向店内张望的青年。


“不好意思,都已经打烊了……可是这咖啡太香了,我一时没忍住……”


“没事…”


微妙的沉默包围着俩人。


首先忍不住打破的是降谷,他将泡好的咖啡倒到白色咖啡杯里。


“不嫌弃的话,要不要喝喝看?”


“可以吗?”


“当然,其实本来是为了某个人泡的……但看来,我被放鸽子了。”


少年一定,不会来了吧。


与其要自己喝掉,还不如随便给谁喝好了,事已至此,是谁都无所谓了。咖啡也一定更希望能进谁的肚子里吧。


降谷将青年带到柜台,将刚泡好的特调混合咖啡递上。


青年很自然地坐到正中间的位置,双手慢慢地端起咖啡。


他的动作,让降谷产生了微妙的既视感。


坐在少年的专座,端着咖啡杯的青年。


“…好喝。………真是、太好喝了……”


青年喝了一口后,用仿佛紧咬着下唇略带哽咽的声音呢喃道。


啊啊,太好了。


降谷此时,突然有种一身轻的感觉。能给这样用心品味的青年喝掉,就足够了。


大概是看气氛有所缓和,青年小声地搭起了话。


“…今晚的星星,很漂亮呢。”


“星…星?”


“嗯,特别是南边。我边走边看,走着走着就闻到这边飘来一阵很香的味道……”


然后就情不自禁地搭话了。


青年双手捧着咖啡杯,用听起来十分幸福的声音笑了。


“大哥你若有兴趣的话,也去看一下吧,真的很漂亮。”


对话到此为止。


他几口喝完咖啡,放下空了的咖啡杯,只留下一句“谢谢”,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被独自留下的降谷,一脸莫测地盯着他用过的咖啡杯。


指尖微微地颤抖。


『你知道‘乌鸦座’的传说吗?』


回想起的是,少年那时孩子气的声音。


『安室哥哥你要推理出我的喜好,然后调出我喜欢的特调混合咖啡!』


啊啊,不会吧……


不会吧,有可能吗?这种事……


降谷不由得用双手捂住脸。


『…好喝。………真是、太好喝了……』


如果,真的,有可能的话。


『我们俩的星座。』


大骗子。



降谷脱掉围裙锁好门,朝着青年离开的方向追去。


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了。


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明明有那么多不对劲的地方。虽然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却完全足够了。如果是他的话,换做是他的话,一定立刻就会注意到的吧。


无视黄金周人山人海的街道,降谷一心一意寻找青年的背影。


“…可恶……”


已经汗流浃背了。明明没过多久,应该不会走多远才对。


遍寻不到的焦躁感和对自己的苛责,让降谷忍不住咂舌。


“什么星星啊!根本就没有啊……!”


那天,是他先提出的约定。


所以,不惜撒谎也要,在今天,光临白罗。


在霓虹灯遍布的都市,若不是十分耀眼的星星的话,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才对。既然特意“亲切”地补充说明『南方』,那从一开始就没必要撒这种谎啊。


那一定是,青年别扭的自尊心作祟吧。


“……找到了…”


“哎…”


他站在一栋豪宅的门口。


就在青年要穿门而入的瞬间,降谷抓住了他的手腕。


青年惊讶地抬起头,在连星光都能湮灭的路灯的照耀下,青年的表情一览无余。


那是,和曾经的少年,十分相似的面庞。


降谷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又见面了呢,骗子乌鸦小弟。”



远方,星星划下一道轨迹。


让我们来聊聊,未来吧。


END

评论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