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王嘉尔‖苍井翔太‖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公安厅的恋爱日常 之 风见裕也的守则』

笋菌君:


※食用说明:


cp:降新


一个系列短篇集,降新简单的恋爱日常。


自行脑补的原著向剧情w


讲的是工藤新一加入公安后发生的故事,此时两人已经有“貌似”确认的恋爱关系。


花式发糖为主,偶尔也会有一些小矛盾和碎玻璃渣。


总之 ,是适合午后食用的小甜点(不是
















#风见裕也的守则①




秋天,是凉爽的时节。太阳还没有被点点寒凉完全隐藏,仍发散出暖人的光束。黄叶与枝头告别,在秋风的席卷下落入尘间。




秋天,也是恋爱的时节。




风见裕也最近心情很好,比如此时,他正哼着小曲一边在公安厅的走廊上闲逛。要说他这个从前总是忙进忙出的公安为何现在如此清闲,那还要多亏于他的上司降谷零——谈恋爱了。




其实这件事他也是从别人的嘴里听来的。毕竟作为公安里为数不多长相俊朗又身手极佳的人才,降谷零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闲人,特别是那些女同事们议论。这一点,作为下属的他早就习惯了。




然而某一天他发现情况似乎不太对。




按往常来说,每天早上他在喝咖啡的时候必定会听到隔壁桌的那些女公安们各种谈笑风生有关降谷零的事情,包括今天他又穿了什么颜色的西装,又接了什么任务,每每听到这些他都只是淡定地喝一口咖啡而后百无聊赖地翻阅茶桌上的报纸。他承认他确实挺羡慕嫉妒的,长得比他帅,官职比他高,身手比他好,头脑还比他聪明,他也希望自己是那些女人们讨论的对象啊,然而,那男人的光环实在太亮了。想着,两行面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那一天,他照常在公安厅楼下的咖啡厅里享用早餐,但他总觉得不太对劲。好像少了什么,他放下咖啡用手撑了撑鼻梁上架着的那副黑框眼镜。
今天,他的四周寂静无声。




于是风见裕也好奇地瞥了瞥四周,不过这一瞥倒是把他吓了一跳。平时都生龙活虎聊着他上司八卦的女人们此刻都无比默契地躺尸般地趴在桌子上,似乎下一秒眼里就要涌出泪水。风见抽了抽眼角,迅速拿好早点起身,大步离开了这个满是煞气的地方。




那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是因为降谷零被传出了恋爱的消息。而恋人的名字,他听过,叫工藤新一。




虽然风见从降谷零那里听说过一些工藤新一的事情,但他对工藤新一更多的了解还是源自各种媒体资料。这个赫赫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帮助警视厅破解一系列谜案的消息自几年前就被各大媒体广泛传播。那时候他还嘲笑过警视厅的无能,堂堂日本警察竟然还需要一个十几岁小鬼的辅助。两年前,他也很少再从报道上听说过工藤新一的消息,他一度以为那只是因为一个单纯爱好推理游戏的小鬼在一时间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眼球,过一段时间热度的自然下降罢了。加上那时降谷零还在黑暗组织里执行间谍的任务,常常需要里外接应,也便没有时间和精力过多关注。




再到一年前,黑暗组织告破,不过那日终极对决时候的场景确是让人难以忘怀。那时他只是个在外接应人员,负责联系以获取支援以至于始终没有靠近过对决的场景。他只知道那天,黑暗组织为了自保动用了全部的武器,一时间,火光冲天,浓浓的浊烟团团上涌,将原本纯净的夜空熏得昏黑,如同混入脏污的泉水。爆炸声连绵不断,被炸飞的泥土和钢筋四处飞散,场面实在可怖。那一天,死伤的人数着实令人揪心。但风见裕也也知道,这是正义的一方必定要付出的代价。




爆破声停止后是让人窒息的静默,他和同事们屏息凝神等待着降谷零的指示。然而度日如年般长久的沉寂让他们不得不怀疑,降谷零是否还活着。




等待许久的手机始终没有响起的趋势,他们甚至想放弃等待直接冲进去确认。但就在那一刻,他看见不远处,一个人影正缓缓朝着他们走来。
那人的步伐不是很稳,身形有些摇晃,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怀里正搂着一个人。




降谷零身上只穿着一件积满尘土的衬衣,虽然可以推测那衬衣原本是白色的,但现在的颜色已经呈现出灰黑的颜色,还有些破烂的划痕,领带也不知去了哪里。而他怀里搂着的是一个高中生样貌的少年。




少年的头部似是受到撞击涌出汩汩鲜血,紧闭的双眼和过分苍白的面颊甚会让人怀疑少年是否还活着。




风见裕也还记得那时他朝降谷零奔去时降谷零说的第一句话——




“救他,拜托。”




那向来不可一世的男人露出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让他吓了一跳,他也便不敢怠慢赶紧找来了救护车。据他所知,从送那个少年上救护车开始,他的上司就一直陪在少年身边,连两天后上级特意为他办的庆功会也没有参加。




两个星期后,媒体上传出工藤新一苏醒的消息。那之后的一天时间里,降谷零又重新归职。











#




所以说,是和那个少年在一起了啊。




风见裕也站在自动贩卖机前边喝着罐装冰咖啡边回忆着。不过他还听说,降谷零的恋人在前不久也进入了公安厅工作,听说是顺利完成高中学业后因通过公安部的特优招生而进入公安厅待职。此时他不得不承认,工藤新一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鬼。




从他能钓到公安厅的女人们心目中排名第一的“梦中情人”这一点即可看出。




不过他也挺好奇工藤新一的长相。虽然新闻里常提起,但放上的也只是几张常用的照片。何况那时的工藤新一还是个稚嫩的小鬼模样,他也并没有仔细观察过少年究竟长什么样子。




他又抿了口咖啡,那种从喉咙口涌入脾脏的冰凉感让他感到格外痛快与放松,这样清闲的日子多久没有过了。从前降谷零总会板着脸给他布置各种各样的任务,甚至还会突然打个电话让他跑出去在玻璃上哈一口气,然后什么也不讲就直接挂断电话,留下一脸懵逼的他对着那头的嘟嘟声凌乱。但是最近的降谷零总是面带微笑极其温柔地告诉他没有多余的任务下午可以休假这样的消息。




身处伊甸园的幸福感使他忍不住想再来一罐冰镇的咖啡,这样想着,他把手伸进裤兜里准备掏出两枚硬币。然而一枚硬币从风见指尖滑落掉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脆耳的声响。




他挠了挠头边准备弯腰,却发现那枚硬币已经被递到眼前。好奇地抬头,一个少年正眯着眼对他微笑。




乌黑的头发被窗口吹入的微风拂起,给人一种很柔软的感觉,白皙光滑的面颊正浸在橙色的柔光里,脸部轮廓已隐约有些成熟男人模样,稍稍的婴儿肥带来青涩的稚嫩感,却又不违和,给人一种刚刚好的感觉。他正盯着少年的脸看得出神,特别是那双蔚蓝的眼眸似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魔力,恬淡,清新,盯着那双眼睛,就像在大海边感受海风一般惹人心醉。




“那个先生……”




不知不觉间,这场单方面的凝视已经持续了五分钟,风见红着脸咳了两声后强制性地将自己的眼神瞟向别处,但又会不自觉地窥向少年的方向。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他捂住不停跳动的心脏,看着少年悬停在空中拿着硬币的手思索了片刻,决定就此展开攻势。




风见裕也守则第一条:遇见心动的人绝对不能耸!




一瞬间,他的双手紧紧握住少年的手,显然,那枚硬币的归属已经不是他的重点。




“那个……我……”




风见支支吾吾了半天始终还是不知如何开口。但心中早已思绪万千——是该直接问他名字吗?他知道我在搭讪他吗?他会不会被吓到啊?……




“啊……我们算是初次见面吧?”少年在察觉到情况的尴尬下缓缓开口,“风见裕也先生。”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




“嗯…因为我们也算见过面的吧,虽然那时的我和现在还不太一样。”少年笑了笑,边用另一手揉了揉自己的头。




所以是以前有见过面吗?什么时候呢?以及为什么只是一面之缘他会记住自己的名字?难道是也在暗地里关注自己吗?




以上,风见裕也先生已经开始遐想连篇了。




既然都有那么大胆的想法了,谁还管他在哪里什么时候见过面啊!风见裕也打算打直球打到底了。




“那……那么!请问能不能——”风见有些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虽然长这么大也不是第一次表白,但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还是从未有过的事。纵使没有经验,他也想一试。毕竟和降谷零比什么什么弱,但若是有个这般好看的情人那自己也满足了。他一边加大了握紧少年手的力度,一边情不自禁地靠上前,两人之间的距离正在极速缩短。




“能不和我——”




“风——~见——~”




就在风见裕也下定决心的那一刹,从身后飘来了囤积着怨念的声音。虽然他希望那只是错觉,因为当他略带气愤转身的时候,他看见了正对着他“微笑”的降谷零先生。




只不过这个微笑,似乎并不那么友好。甚至让他感到脊背发凉。不过,原因呢?他不过是对一个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表个白而已啊?




“降谷先生?”
少年也注意到正撑着墙满露笑容的男人。




“嗯,新一君。”




——新一君?……等等等等等一下!
风见裕也霎时大脑当机。




所以说难道这个人就是降谷零传说的恋人工藤新一吗?所以说他刚刚搭讪了他上司的恋人甚至还想对他表白?并且就算是现在自己的手还紧紧握着工藤新一?




“我看风见君有点太热情了呢,”就在风见正在进行复杂分析的时候,降谷零已经走到了两人之间,并且极其不爽地覆上风见握住少年的手,然后加大力度把那双手挪开。“别误会,他对新职员都这样。”男人转头朝着工藤微笑。




“不过啊风见,明天有空吗?”




“啊……有的降谷先生!”
风见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不自觉地哆嗦。




“嗯,很久没练过了,我需要试试身手。”




“……”




“场馆见。”












#




所以说,在风见裕也的世界观里,降谷零这个人需要重新定义一下。




降谷零长得比他帅,官职比他高,身手比他好,头脑比他聪明,而且还有个极其好看的恋人。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了。




重点是,他得修改一下自己的守则——




风见裕也守则第一条:绝对不可以随便搭讪上司的恋人。特别是,降谷零的恋人。






评论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