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緋色柯]大きな僕と小さいな君‧上

和:

※绯色柯/私设如山/原作捏造


※收录在去年绯色柯合志里,抽到的题目是安室缩小篇


下篇往這


Summary:替柯南君挡下随机犯案的安室失血过多,脱离险境後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出了点变化...


 


  降谷零,假名安室透,作为一个公安头子,现年二十九岁的他绝对称得上是年轻有为的代表,自警校毕业以来一路卧底至今,什麽光怪陆离的场面都见识过,但却独独无法对眼下的情况做出反应。


  睁开眼的瞬间就意识到不对了,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还有陌生到彷佛不是自己的肢体感官,全身上下像被辗碎过一轮再重新拼装回去似的不对劲,特别是後脑和腰侧更隐隐作痛。


  怎麽回事?


  安室没有立刻起身查看,而是径自阖上眼,回忆自己失去意识前的种种。


 


  并不是什麽太有新意的前因後果。


  完成手边结案报告的他在企划课众人羡慕的目光下踏出警察厅大门,一边为今日的约会哼着歌一边熟练地滑入白色RX-7的驾驶座。


  临近目的地,一时兴起地将车在路旁停妥,徒步穿过车站前熙来攘往的行人,不消几分钟就在个少有人知的街角见着与他有约的丶他又软又小的爱人。


  小孩正一脸百无聊赖地靠在广告看板下把玩手机,没有熟识对象在侧时就会褪去小学生伪装的模样简直可爱得不行,这个发现像个惊喜,让他心情愉悦地扬起唇角。


  但这惊喜来得再突然也比不过下一刻的惊吓。


  他朝男孩走去,正要打招呼时,异变突生,枪响和尖叫随着名头戴棒球帽的细瘦男子的出现一道划破涉谷区的夜晚。


  乍一看像是起普通的随机犯案,直到他发现对方手上拿着把亚洲黑市都罕见的军用M4。


  男子在身周惊恐奔走的人群间左右张望,像在寻找什麽,最後将目光放到左前方不足十米开外一动不动的小孩身上,缓缓咧开一抹笑。


  见状意识到什麽的公安瞳孔骤缩。


 


  一切都发生在极短一瞬间,飞扑丶枪响丶剧痛,怀里男孩叫唤他的声线又软又焦急,肉体被子弹贯穿的感觉太熟悉了,灼痛和鲜血争先恐後地自伤处漫出,他缓了口气,右手才刚探着脇下枪套,後脑又传来一阵巨大的钝痛,就此失去知觉,一直到现在……


 


  ──所以柯南君他!?


  思绪至此,伤痕累累的公安不由得猛地坐起身,扯痛伤处让他龇牙咧嘴之外,他还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违和感──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


  「嘶──」不习惯地皱了下眉,低头查看腰侧包裹妥当的伤处,确认不过是普通的枪伤後随即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处。


  手是不是……变短了?他将右手平举到面前握了握,表情又更困惑了。


  怎麽好像──连手掌都变小了?还不是一点半点,这个明明是平常很习惯的,小侦探小小的软软的丶可以让他一手包覆的尺寸──这麽想的同时安室开始环视四周,还没确认身在何处,目光就在触及窗框中自己的倒映时凝滞了。


  「咦?」这是……他吗?


 



 


  待他看清玻璃倒映中的金发少年大惊失色的脸,终於意识到哪里有错的时候,房门正好被推开。


  安室转过头,看到他的小侦探站在门口。


  男孩已经换了一身与稍早不同的衣裳,光裸着足踝踩在地毯上,圆润可爱的脚趾微微向内蜷着,脸上没什麽表情,只有一双湿漉漉的湛蓝双目直盯着他,看起来就像只可爱到不行的黑白小兔。


  谢天谢地,看上去挺好的。


  确认对方完好无损後安室马上将自己身体的异状抛诸脑後,朝对方展开笑容,「柯南君,没事吗?有没有受……唔?」


  但他还没说完,就让向来行事冷静内敛的男孩一把抱住他的腰间。


  小孩罕有的举动让公安不可避免的愣住了。


  他避开包扎妥当的伤口,像一只小动物一样地靠过来,率先闯进感官的是来自细幼身躯的体温丶儿童沐浴剂自带的甜味丶然後才听到闷闷的丶像被牛奶泡过那般软糯的童音,喊他:「零さん。」


  听到这称呼,安室低头看向小孩短发蓬松的後脑,心底前所未有地柔软起来:「怎麽了?」


  「……抱歉。」


  「柯南君为什麽要道歉呢?」


  那是与过往习惯的温和声线不同的,更加青涩的少年音色。


  男孩睁眼,眼前就是对方包裹着绷带的身躯,看到刚经缝合的地方被渗出的血液染红一圈,皱了下眉,「这个伤口──还有现在的状况,都是我造成的。」


  「欸?」


  柯南抬首,目光落到床上一脸不明就里的金发少年身上。


  少年的五官轮廓依稀还能看出东都警察厅那位知名公安的影子,却稚嫩许多,生理年龄看起来最多只有十岁,全身上下只有一双冰蓝眼瞳昭示着他的实际年龄与外表并不相符──这变化俨然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般无二。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男孩低垂着眼睑,置於身侧的双掌紧了紧,「零さん也猜到了吧?这个变化是APTX-4869的药理作用。」


 


  彼时,中枪的公安需要立时进行手术,然而能选择的方式却不多,毕竟安室的处境相较他们几人都要危险。


  作为企划课的负责人,同时又以波本之名成为深入组织的NOC,在无法确定他是否还暴露在组织的监视中丶也不能冒险重蹈水无怜奈事件覆辙的时刻,他跟赤井断然不可能将对方送到惹人眼球的医院。


  当下唯一的方法只能将他安置到行事方便的工藤邸,然後亲自去请动暂居隔壁的女科学家。


 


  『说过多少次了工藤,我不是医生。』虽然嘴上这麽说,但看在委托人一脸慌张的份上,灰原还是无可奈何地承应下这台手术。


  在地下室冰冷的台面上为公安施以麻醉,小心翼翼意地取出所有的子弹碎片,最後缝合,但便是再小心也无法改变外伤造成失血过多的事实:『不行,继续下去他会死的。』


  『血吗?用我的,我们同血型,需要多少?』


  危急之际灰原也不想罗嗦对方的体型小能提供的血液量也少这事了,直接挥挥手让他去找博士帮着抽血:『至少五百,快去快回。』


  男人总算脱离险境,但身上的异变也正是在手术後不久产生。


  术後半小时,他就这麽眼睁睁看着男人在床上不自然地蜷缩丶颤抖丶发着低烧,一开始都像是普通的输血反应,但最後,安室却缩小成只有十岁左右的模样──他只消一眼就知道这变化的源头。


  但就连药物制作者的灰原都无法解释这个情况,唯一能肯定的一点只有,安室身体的变化是因为输入自己这个实验品的血的关系。


 


  「你失血过多,但那时候手边又没有同个血型的血,所以我才──」柯南将话说出口的同时也用眼角馀光悄悄观察着少年的表情变化,发现安室一脸并不特别讶异或打击的模样後,倒让他放心一些──毕竟这个结果本都该归咎於自己的莽撞。


 


  小侦探语意未尽之处安室却自己会意过来了。


  男孩输血给了自己。


  「原来如此。」他心下一动,抬手时侧腹传来一阵刺痛,但安室只顿了一瞬,依旧不停地伸手过去抬起男孩的脸,在他反应过来前用指腹抚平他眉间的痕迹,一边牵起唇角:「很有趣呢,一觉醒来就缩水了,你看,都跟你差不多尺寸了。」


  与知道自己根底的对象相处时并不喜欢被当作是小孩子对待,但这次柯南没有避开朝自己伸过来的手,而是任凭他在自己脸上揉捏,一边不住地看着他直瞧。


  这人明明刚做完手术又遭逢身体变异,却仍满含笑意地同自己说话,实在无法不感到歉疚。


  作为侦探,受害人在眼前当场死亡的场景他没有少见过,理所当然他也不怕血,但当眼前这个人的血液随着枪响喷溅到自己脸上时,却彷佛被那温度烫伤。


 


  「没事的,别在意。」真是的,不是想让他困扰才这麽做的啊!看到小孩满脸歉容才真够安室头痛的。


  「我不觉得这样哪里不好喔,真的。」


  安室其实比男孩想像中要冷静许多,毕竟他也是少数知道这药物存在的人。


  APTX-4869。


  在组织卧底的日子并非一无所获,却没有想他竟然会有亲身经历这药物作用的这一天。


  而且比起困扰──其实更像是一种幸运吧?能跟对方共同拥有同一种人生体验,光凭这就又胜过某位FBI一些了。


  这些心思小孩是不会知道的,但他也无法放任对方陷入愧疚。


  也不愧是能在组织中一路卧底至今的角色,至此安室已经开始习惯这个十岁的身体,并且无师自通的知道该怎麽使用它来谋求福利了。


  只见缩水的公安拍拍床缘让身侧的小侦探坐到身边,接着突然将脸凑得极近:「不然这样吧,看在我都变成这种体型的份上,柯南君叫我声『零哥哥』就原谅你?」


  「或者亲我一下也可以?啊我开玩笑……」但安室下文没能说完就被男孩打断了,用凑到他嘴角边的唇。


 


  这个人就连受了伤还在安慰自己,简直傻透了。


  跟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比起来,眼下这要求就显得特别微不足道,那自己又有什麽不能做的呢?


  柯南这麽想,就这麽做了。


  安室的嘴唇有些乾,他下意识就在上头舔了舔,末了又冲他眨眼,叫了声:「零にちゃん。」


  明明被占便宜的是自己,为什麽脸红的却是他呢?脸皮厚度原来还跟年纪有关吗?见对方一脸罕见不知所错的神情,男孩终於忍不住笑开了。


  幸好。


  幸好他没事。


  ──也好在当时案发现场同样跟在自己身侧的,另一个男人。


 


  ※


 


  「喔,醒了吗。」


  安室一回神就听到那把讨厌的声线,转头果然瞧见预料之中的那人。


  「是你啊。」视线越过小孩的面容,直勾勾看向不知何时便双手抱胸倚在门框边的赤井,安室没露出半分受伤了窘迫,就算此刻看起来只有十岁,也仍用一如往常般公事公办的态度问:「人没放跑吧?」


  「当然。」赤井说,拿出一只牛皮纸袋递过去。


  安室伸手接下,随意瞄了眼,里面全都是稍早袭击者的身分资料,以及下方批注为随机犯案的猜测。


  阖眼前听到男孩急促地喊了一声FBI的名字果然不是错觉。


  虽然不乐意,但也是好在他也在现场,不然真不知道结果会怎麽样。


  这麽一想对方看起来似乎就不那麽碍眼了……


 


  「赤井さん。」柯南同样注意到对方的到来,才喊了一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就落到自己後脑。


  「放心了?」虽然那把低沉的语音淡淡的,但柯南就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玩味,但没有反驳,只是兀自点了点头。


  一瞬间错觉自己好像排除在外的金发少年立马示威般地搂紧小孩的腰际。


  见状男人细微地笑了笑。


  可能是对方体型的变化,又或者在这之前护住男孩的举动,赤井的目光只是轻描淡写地自安室占据在男孩腰间的手扫过,接着同床前的男孩叮嘱一声「你多少该吃点东西。」才转身离开。


  安室闻言马上转头问:「那家伙的意思是晚餐吗?」


  「啊丶刚刚忙乱间也没时间吃……」看出少年冰蓝眼瞳中不赞同的意味,柯南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在攸关生死的时刻,实在没有空闲能去注意晚餐究竟吃了没。


  「嘿──反正我已经醒了,现在去吃吧?」安室提议道。


  「可是你的伤口……」看着对方满身绷带,仔细算来手术过後也不过几小时的。


  「没事没事──就说了这种小伤我已经习惯了。」面对男孩迟疑的视线,安室则面不改色地撒了个谎。


 


  作为公安头子,他二十九年的人生中也不是没经历过更狼狈的时候,但眼前小侦探对他各种予取予求却着实是第一次。


  只见小孩像不信般,马上问他需要什麽,能走吗,还想过来搀扶,让安室一时间都要想不出还能讨什麽福利占。


  也是到此时他才有闲情环视四周,看装潢摆饰,猜出此处正是小侦探的实家。


  这里他只来过一次,还仅止於一楼,然而某个混蛋却早就堂而皇之地住进来了,真是可恶!有没有什麽他能抢先一步的地方呢……


  想到这,安室灵机一动,转头问说:「那麽有吗?你以前的衣服?」


  「欸?有是有──」


  「借给我一件吧?」安室一边朝男孩展示下自己除了缠着的绷带之外就一片光裸的上身一边说道。


 


  本想藉口说自己已经不知道收去哪,但一看到满面笑容的少年就无法拒绝,只得转头给此刻远在美国的母亲打国际电话。


  心底本打着不一定会接通的盘算,却不想另一头响没两声就传来熟悉的女声:『啊啦新ちゃん,怎麽啦?』


  唔丶这时间那边正好是早上,难怪了。


  「就是──我以前的衣服放在哪里?小时候穿的那些。」


  『应该都收在你房间的衣柜底层喔,怎麽突然问这个?』


  「不丶没什麽。」


  『让我猜猜,难得你是用家里的电话来电──是带了落难的小恋人回到家里,想找件衣服给他替换却无处可寻吗?这样的新ちゃん真想让爸爸也看看──』


  「不丶不是,妈妈别乱猜了。」


  『新ちゃん真不可爱,这样会受欢迎吗?』


  不受欢迎也不要妳管啦!


  柯南在母亲的调笑中忍无可忍地挂断电话,抬头就看到金发少年忍着笑意的目光。


  好像身体缩小也没影响他警校第一名毕业的卓越能力般,安室将这对母子对话中的八成都听去了,於是就更加无法控管脸上的变化。


  还不是为了你!被母亲调侃的窘迫时刻被人看去的名侦探忍不住直勾勾看回去:「什麽表情,想说什麽就说吧,『零哥哥』。」


  「不丶没什麽,只是觉得你的妈妈真是位可爱的女性。」


  切丶不让儿子叫自己妈妈的母亲究竟哪里可爱了……?


  男孩忍不住腹诽,却在转身要去拿衣裳前被一把抓住手臂,用完全不属於十岁孩童的力量拖回床缘,下一秒安室的嘴唇就堪堪凑了上来,在面颊上印落一吻,对他说:「难怪能生出可爱的柯南君,呐?」


  这个骗子!手劲太大了吧?看起来明明身体就好的很,要什麽衣服,就该放他裸着出门去跑三圈!


  想是这麽想,最後柯南还是架不住安室不加掩饰的目光,只留下衣服便落荒而逃。


TBC.


人在国外没得更新,只有旧稿能贴了><


请待我回国继续更新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