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金汎‖苍井翔太‖王嘉尔‖车银优‖罗云熙‖名柯海贼‖降谷零安室透波本‖拥有三个身份打着四份工的零先生w‖透新降新透柯降柯‖赤安接受无能‖宅基腐不是腐癌‖动漫电视剧电影手游都有涉足但并不是非常喜欢‖沉迷透新……冷坑求粮……

[绯色新]逃离

今天大少池了吗:

*私设三者身份互相知道
*才不是刀子呢
*为什么我今天写了这么恶心的东西......干脆改行当恐怖小说写作者算了[]
*大叔真酷^q^


    阴冷的地下室的天花板上还不住地滴着水,在地上淌成了一片水滩。正值深冬,丝丝寒风从门缝吹进来,让整间地下室的温度更下降了不少。


    江户川柯南是在去书店的路上偶然发现这个地方的,明明是废弃的烂尾楼,满是铁锈的门却松散地开着,里面飘来一阵阵血腥味和尸体腐烂的味道。源于侦探的好奇心使他钻了进去,他打开手表上的手电就往那股味道的发源处走去。他走到一个地下室里,发现了几个摆放整齐的大坛子。他踮起脚往里看,坛子里放着的东西让他反胃。


    坛子里装着许多人类的肢体,躯干和头部。有的尸块已经生了蛆,有的还滴着鲜红的血。


    分尸。


    江户川柯南意识到应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正要掏出手机的时候却被从后面伸出的手捂住了嘴,力气大得像是要把他的下巴掰碎。对方手里拿着一张纸巾,还有些湿润。


    遭了,麻醉剂,犯人还在这里。他暗骂自己的不小心,终于抵不过麻醉剂的效力昏了过去。


    等他醒的时候,他已经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坛子旁边了。江户川柯南努力地让自己清醒,他的后脑勺好像遭受了撞击,像被撕裂了一样痛。他倒吸一口冷气,往不远处的亮光看去。那是一个手术台,上面沾满了斑驳的血迹,三个套着白大褂的人在站在旁边讨论着什么。


    江户川柯南眯起眼看着他们。
    那是......


    赤井秀一有些匆忙地收拾着自己的狙击枪,一边打电话给朱蒂拜托她来接自己。


    “小鬼不见了。”他说。


    几分钟前他以冲矢昴的身份接了个电话——他今天没有变装——电话那头传来阿笠博士略带担忧的声音:“冲,冲矢先生柯南他有去你那里吗?小兰刚刚打电话过来说柯南早上出门说要去书店后就再没回来了,打他手机也没接,也没来我这里...”还听见旁边灰原哀问博士追踪眼镜送去了哪里维修。


    不见了?


    赤井秀一按了按脖子上的变声器,用冲矢昴的声音告诉他别急自己会去查的。挂了电话后又按了按变声器换回了本声打电话给朱蒂,而自己则是拎着早就装好的狙击枪的袋子出了门,他明白这不是美国,要想找人就只能拜托警视厅或是...


    日本公安。


    赤井秀一走进了那栋属于公安的办公大楼,不顾大厅的人的阻拦直直地上楼闯入了办公室,果不其然看到了安室透站在书柜旁翻看资料。


    “喂,那个男孩,柯南失踪了。”赤井秀一径直走到他身旁冲他说到,“他没有在失踪的那条路上留下什么。”


    他知道这个公安也同样在意那个小侦探。


    “什——这么说是他自己...”安室透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没把时间留在震惊上,顾不上对方是自己的对头就把手里的资料甩给了赤井秀一,“你们那片地区近期发生了三十多起失踪案,由于是恶劣事件,为了不让群众恐慌警视厅把这些案件转交到我手下了而且并没有公开。这是资料,一边走一边看吧,我怀疑柯南君是因为发现了线索才只身去搜查的。”


    合情合理,找他果然是对的。赤井秀一随着安室透一起下了楼,一路上快速地浏览了一下资料,发现失踪的都是20岁以下的少年,甚至还有7岁的孩子。他啧了一声,感到有些不妙。


    安室透拨了个电话,转头告诉FBI的王牌先生他有线索了:“我们查到了一条街,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烂尾楼,很有可能柯南君也在那里。已经在安排人手进去搜查了。你有车吧?”


    朱蒂看着一前一后上了车的两个死对头愣了愣,看到安室透从后面递过来的手机上显示的地址后立马踩下油门飙了出去。


    能让这两个人合作,不简单嘛coolkid。她想。


    赤井秀一看着安室透递过去的手机陷入沉思。上面写的那条街他不陌生,就在他刚刚去查看的柯南失踪的那条街的旁边,印象中好像确实有一栋弃用了的大楼。


    江户川柯南听到了一声呻吟,他探头往手术台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手术台上进行的令人惶恐的事情。


    那三个套着白大褂的人把一个昏迷了的中学少年扛上了手术台,扣上了固定用的皮带后,舀了一瓢凉水泼到了他头上。少年轻咳了两声,睁开了眼睛。其中一个人笑了,拿着一团白布就塞进了他的嘴巴里,而另外两人则拿起了解剖用的手术刀。


    活,活体解剖?!


    江户川柯南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三人死死地按住少年,用蹭亮的刀切开了少年的腹部,取出了里面的器官,却唯独留下了心脏。少年因为疼痛一直在挣扎,边哭边发出了呜咽声 那三人看这副样子倒是大笑了起来,一人拿起了旁边的电锯,在少年惊恐的眼神里,割掉了他的手臂和腿,直到少年晕了过去,他们才切下了少年的头颅和心脏,少年的血喷溅到了他们身上,灯光映照着他们被染红的影子。最后,他们把尸块丢进了坛子里,器官则是小心地装了起来,而对于手术台只是潦草的擦拭了一下便没再管了——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手术台上会血迹斑斑的原因。


    遭了!再不想办法逃走的话我也会...!


    江户川柯南转回头来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的绳子,却发现打的是个死结。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正在逐渐逼近,一步一步地把他踩进了绝望的深渊。


    “轮到了你噢,小子。”有人走到他身后把他拎了起来,又走回手术台旁边把他丢在血泊中,用刀子割断了绳子后又按着他把他绑上了皮带禁锢在了手术台上。


    江户川柯南感觉很恶心,又觉得那么的无力。他看着三人拿起工具,泄气地闭上眼睛,感觉到了腹部传上来的冰冷的感觉和一阵刺痛,他能清晰得感觉这人割的很深,血液流失的感觉也很明显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像要虚脱了一样。


    可恶啊......难道今天就真的要栽在这里了吗...


    “砰——”


    枪声从窗外响起,同样响起的还有被子弹击中的男子的叫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和破门而入的声音。


    江户川柯南猛地睁开眼,看到了旁边刚刚拿着手术刀割自己的家伙被击穿了琵琶骨后无力地倒了下去,而铁门上面的一个小窗子上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弹孔。


    狙击枪...是赤井先生!那么闯进来的是...他顾不上腹部的疼痛支起身子去查看,看到了那位自己熟悉的公安正朝自己跑来,而身边的两个家伙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一样,呆站在原地不动了,其中一人颤颤地开口:“你,你这家伙是怎么...”


    安室透没理会他,径直跑到他的侦探先生面前轻轻抱起了他,看到了一滩刺眼的红后咬了咬牙。


    ——江户川柯南从未见过平日里好脾气的安室透露出这样充斥的着杀意的眼睛。


    “你们怎么敢...!”


    窗外的赤井秀一看着里面发了狠的安室透轻笑


    真不愧是公安的狼啊...


    虽然他也很想进去,但是,能把刚刚在小鬼身上动手的那个家伙给解决掉就已经很不错了,不仅仅是能出其不意,也能让犯人知道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动的。


    江户川柯南瞬间放松了绷紧的神经。他听到安室透在旁边轻声说:“虽然我很想杀了你们,而你们也罪有应得,但...


    “我想,小侦探不会希望我杀了你们的。”


    被他提及的侦探先生轻声笑了笑。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腹部一直在失血,然后他像是被抽走了所以力气似的,倒回了手术台。


    “唔...”江户川柯南皱了皱眉,睁眼一看到处都是白色的,“这是医院...?”


    “啊,柯南君你醒了呀。”坐在一边椅子上的安室透笑了笑,过来揉了揉他的脑袋,用着温柔的语气责备着这位逞能的小侦探,“你呀,也太乱来了吧,要不是发现的早...”说着他的眼神又暗了下来。


    靠在一旁的赤井秀一也走到床边,眉头紧锁地看着床上的人:“小鬼,要不是阿笠博士通知了我,你现在就已经没命了。”


    但床上的江户川柯南却笑嘻嘻地回应两人的问题:“但是你们知道的吧?这个是侦探的天性噢!”


    他停顿了一下,有些狡黠地笑了笑,牵着两个男人的心弦:
   “再说了,这不是有两位王牌先生找到了我嘛☆”

评论

热度(306)